【明報專訊】除了外交方面的掣肘,美國的貿易問題總因美國國內的政治角力而變得複雜。以《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為例,它由奧巴馬政府談判達成,但從未獲美國國會通過。民主、共和兩黨也對貿易協定抱懷疑態度,以致2016年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也在黨內的壓力下,表態反對自己有份推動的TPP,表明將阻止任何「扼殺就業和壓低薪酬」的貿易協定。這種政治表態,以至於特朗普上台後對自由貿易的敵意,其實都反映了許多美國選民對全球化的恐懼,而這政治環境勢將限制拜登未來在貿易協議等議題取得突破。新闻来源:明報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