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政府禁止他的企业运营5个月后,李嘉伦(Aaron Li)接受了被永远挡在印度市场门外的命运。

坐在位于中国东部城市杭州的办公室里,李嘉伦说,在新德里方面将数十款中国应用程序列入黑名单后,他不知道通过智能手机向数亿印度人销售廉价时尚和家居用品的Club Factory何时可以恢复运营。

印度本周又禁止了43款中国应用,继续开展针对中国科技公司的行动。6月在两国边境冲突导致21名印度士兵死亡后,印度发起了这场所谓的“数字打击”行动,打击了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腾讯(Tencent)和字节跳动(ByteDance)在内的中国大型科技公司。

去年,李嘉伦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亿美元用于在印度扩张。当时,Club Factory在印度的下载排行榜上排名第一,并有望实现盈利。他表示,相比中国拥挤的市场,他在印度看到了更多的机会,并称之为电子商务的“蓝海”。

但现在他预计会损失大部分投资。他说,几个月的前景不明毁了他的生意。“如果消费者长时间看不到你,他们就不会再回来,”他说。

李嘉伦说,一天晚上,当新闻报道说印度出于安全原因将禁止包括Club Factory在内的59个中国应用程序时,他正在家里。突然间,几乎所有中国顶级应用程序都从印度手机上消失了,包括短视频应用TikTok、阿里巴巴广受欢迎的UC浏览器和腾讯旗下消息平台微信(WeChat)。

李嘉伦表示:“我正在家里玩电子游戏,突然收到一条消息,说印度政府将屏蔽我们的应用程序。”起初他都不敢相信这条法令是真的。

很快,李嘉伦卷入了一场挽救其企业的全面战争。第二天,他与Club Factory的董事会成员进行了会谈。“所有投资者也都感到震惊。没有互联网人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说。

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在一份声明中只是简单地表示,Club Factory将会被从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的应用商店中移除。

印度电信公司很快也屏蔽了Club Factory的域名,这使得客户无法跟踪他们的订单。甚至李嘉伦与他在印度的员工沟通也成了问题,因为他们大多使用微信发送信息和对话。

李嘉伦和他的律师起草了一封致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的信。他写道:“Club Factory已经在印度投资近6.5亿印度卢比(合8750万美元)建立了电子商务的关键基础设施。我们绝没有从事任何有损印度主权和完整的活动。”

但他一直没有获得回复。他的法务团队试图联系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的努力也困难重重。他表示:“命令来自(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并补充说,其他受影响的中国公司同样对形势一无所知。“我们立刻发现和其他人沟通是没有用的。没人知道情况,”他说。

在杭州,他的员工开始问他的计划是什么。印度是他们唯一的市场,Club Factory每月1亿美元的订单在7月份降至零。两周之内,李嘉伦解雇了一半员工、300多名工人,以便争取时间。

他说:“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你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我们必须看看跑道,”并补充说,裁员意味着公司有足够的钱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继续运营五六个月。

目前已有200多款中国应用被禁止进入印度市场。上周二,印度政府又将43款应用加入这个黑名单。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