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5日星期三,苏丹东部Qadarif,一名逃离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冲突的提格雷妇女在Umm Rakouba难民营的一家诊所等待治疗。(AP)

11月9日以来,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州(Tigray)因为联邦政府和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简称TPLF)的武装冲突而造成了一系列血洗村庄的种族大屠杀事件。警察和民兵先是封锁了通向农业小镇迈卡德拉(Mai Kadra)外的道路,然后挨家挨户检查身份证,非提格雷州的人被单独挑出来,销毁他们的手机卡,阻止他们向外界求救。根据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的消息,一个提格雷州青年组织展开了对阿姆哈拉(Amhara)州人的血洗,通过焚烧、砍杀等惨绝人寰的方式残忍地杀害了至少600人。当联邦政府军在大屠杀次日的11月10日早晨进入提格雷州时,现场一片血腥。

因为提格雷州在大屠杀期间完全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没有网络和电话信号,且拒绝人道主义救援,国际非政府组织很难得知提格雷州在9日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事后拍下的视频显示,整个城镇到处都是散落着的尸体,提格雷州的执政党TPLF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暴行,而联邦政府军和民兵组织在这场大屠杀中也难辞其咎。

点击图集观看埃塞俄比亚难民生存现状:

埃塞俄比亚共有80多个民族,此次发生大屠杀的是人口占比不到7%的第三大族提格雷族和人口占比30%的第二大族阿姆哈拉族。尽管提格雷族人数占比少,但是该族在1994年结束的埃塞俄比亚内战中发挥了核心领导作用,传统军事和政治力量强大。

埃塞俄比亚是联邦共和国,有2个自治行政区(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商业城市德雷达瓦Dire Dawa)和9个自治民族州。根据该国宪法规定,各民族享有民族自治权和分离权,只要地方立法机构得到2/3的多数票就可以提出分离要求,联邦政府则必须在3年内组织当地民众进行公投,并根据全民公投结果决定该族是否可以脱离联邦。

但是当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现任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yii Ahimad)在2018年上任后,决定修改1994年内战结束后制定的民族自治宪法。阿姆哈拉族的政治精英们支持总理阿比,赞成废除联邦制度,并建立统一政府。但是却遭到了其他族裔的明确反对,各大族裔在当地均有武装支持,为后面发生的大屠杀埋下了隐患。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covid-19)让总理阿比看到了修改宪法的契机,联邦政府随即以新冠疫情为由要求提格雷州推迟举行议会选举,但是遭到了提格雷州的激烈反对,双方于11月爆发了武装冲突,目前数万名埃塞俄比亚难民抛弃家园,逃往邻国苏丹。

埃塞俄比亚国内恐怖气息迅速蔓延,11月21日联邦政府军包围了提格雷的省会默克莱(Mekelle),该市的50万居民被围困在内。11月22日,总理阿比要求TPLF在72小时内放弃抵抗,并恐吓市民在接下来发生的冲突中他们不会心慈手软。

在提格雷州血洗外族人的同时,政府内也在排查提格雷族人,提格雷族裔的公务员和军人都被单挑出来,进行拘留,甚至连准备从机场逃离大屠杀的提格雷人也被告知不能离境。埃塞俄比亚正在重蹈卢旺达大屠杀的覆辙。

双方目前仍然不愿意主动缓和局势,并且认为血腥杀戮比和平对话更有效。TPLF中的老将都是打游击战出身的,他们认为把主战场拖移到山区可以赢得更多时间逼迫政府军做出让步。而总理阿比则希望在美国总统权力交接期间一举推翻TPLF。但是两种结果都将导致无辜平民继续被种族清洗,外界必须立刻向埃塞俄比亚施压,停止双方的暴行。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联盟成员国(简称非盟),但是非盟现在仍然拒绝介入,理由是非盟遵循不干涉内政的原则。显然非盟没有搞清楚内政与战争罪的区别。同时联合国应该立刻派遣独立调查人员进入埃塞俄比亚,调查11月9日迈卡德拉大屠杀的真相,并且开通人道主义救援渠道,保护非战斗人员。

一旦确认阿比政府犯下严重的战争罪,联合国应该立即实施武器禁运的制裁,埃塞俄比亚的各个援助国也应该同时向埃塞俄比亚施压。非盟不愿意介入因为怕违反“不干涉内政”的原则,西方国家也不愿意介入因为怕被扣上“新殖民主义”的帽子,正是各方都不介入所以才没有及时阻止正在发生的种族大屠杀。而曾经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把整个提格雷州和自己的子民当作打击目标,赤裸裸地犯下暴行和战争罪,又是何等的讽刺与可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