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关系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遭遇断崖式下滑,并持续紧张。图为2019年G20峰会,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左)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自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中澳关系下滑的速度恐怕比举世关注的中美关系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过去数月来,澳大利亚在国内及国际频频就香港、新疆、台湾、中澳关系等问题发起对中国的指责,中国也对澳大利亚商品相继发起限制性措施。双方各执一词,而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也使得堪培拉面临相当被动的处境——而也正是北京的诉求所在:澳大利亚需要调整现在自身政治策略与经济策略错位的情况。

澳大利亚对华出口轮番临难

几个月来,澳大利亚对华出口一再面临波折。5月,澳大利亚大麦因“倾销和政府补贴”而被中国宣布征收合计80.5%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此后几天,澳洲四家屠宰场的牛肉又因“检疫问题”被中国暂停进口;11月,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木材因“检出天牛、吉丁等活体检疫性林木害虫”而被停止放行;11月27日澳大利亚红酒又因倾销而被中国给予警告性质的处罚。

澳大利亚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导致在华利益受损(点击图集查看):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2017年至2019年间的统计数据,澳大利亚近年来输华的前20种物资包括铁矿、煤、金、羊毛、牛肉、铜矿、铝矿、羊肉、葡萄酒、棉花、龙虾、原木、大麦等,总规模为823.27亿美元,占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的逾八成,更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逾三分之一。近月以来这类物品的对华出口轮番遭遇问题,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中国的清单 莫里森的转圜

就在澳方近来一再指责中国刻意刁难之时,据报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于11月18日向澳大利亚多家媒体提交了一份“14项对澳不满清单”,包括干涉中国内政、禁止华为5G建设、配合美国对华舆论攻势散布误导性信息、通过立法形式阻碍维多利亚州参与“一带一路”、资助反中智库发布不实报告操控公众对华形象、在没有理由及解释的情况下于凌晨突击中国记者居所、澳媒持续发布不友善或对立性报道等。

很明显,中国并不避讳澳方“中国将贸易作为政治武器”的指责,从中方角度出发,澳方政府及媒体近来的一系列取态令两国关系恶化,两国贸易关系出现问题也就是必然后果。

对此,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9日的回应颇为值得玩味。他一方面称“澳大利亚永远会是澳大利亚”,将根据自身国家利益和价值观作出决定,另一方面也称“很高兴与中方就14项投诉进行讨论”。11月23日,他在参加一个面向伦敦听众的网上论坛时,也主动表示期待与中国“愉快共存”,并强调澳大利亚不想被迫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进行“非此即彼的选择”。

澳大利亚对华出口规模是随后8大出口目的地之和,所以中澳贸易受损不仅影响到澳大利亚企业、就业、民生,更对执政者带来直观的国内政治压力。近来莫里森政府无论是11月参与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签署,还是围绕亚太合作及中澳关系的积极表态,都是为了重置两国关系。

不过,在澳大利亚要面对的政经现实挑战中,中国并不是那个唯一,甚至并不是那个最难相处的对象。

中澳关系断崖式下滑,莫里森与特朗普会晤频繁(点击图集查看):

澳大利亚自己的路

11月25日,美国驻澳大使卡尔瓦豪斯(Arthur Culvahouse)针对中国该14项清单颇为调侃地表示“这是个蛮有趣的清单”,“美国从不会做出这样的干涉”,该份清单说明莫里森政府“维护了自己的利益”。同日,美国国务院经济发展与能源内环境次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也表示,“澳大利亚早期对华为的立场引领了美国的政策”,称澳大利亚是“为了捍卫民主价值而走在谴责中国的最前面”的民主先锋。

对于这类夸赞,《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FR)的一篇主笔文章恐怕点出了堪培拉的心态:“美国持续为莫里森对华政策增添难度“。文章表示,在澳大利亚试图在对华问题上证明自己的独立,在中美之间试图保持中立时,美国却一再试图将澳大利亚与自己绑定,持续为莫里森政府增添难度。

一面是在文化军事政治等多方面有着密切关系的盟友美国,一面是与自己有诸多分歧却又是自己经济命脉所系,并将主导西太平洋未来走势的中国,如何间于中美,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挑战。而随着拜登(Joe Biden)即将上任,华盛顿给堪培拉的“站队压力”将少很多,带来一个调整中澳双边关系的窗口。不过“愉快共存”能否实现,还取决于被动的澳方能否根据自己面临的地缘政经现实,找准出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