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11月27日已经结束对日韩的访问。这是疫情发生以来王毅首次到访日韩,更是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台前,中国主动与美国的这两个亚洲盟友的对接。

中国正在加速谋局。在王毅访问日本和韩国之前,历经8年谈判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签署。更为重磅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在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视频会议时称,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原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因美国退出而改名) 。而日本首相菅义伟已表示,2021年将寻求CPTPP扩容。联系起来看,王毅很可能与日本讨论了中国加入CPTPP一事。

王毅首次会见日本新首相菅义伟,中国正在对日本等发起攻势(点击图集浏览):

要知道,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是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专门打造的在经济层面抗衡中国的工具,奥巴马曾直言“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书写全球贸易规则”。这基本上等于美国将中国拒之门外了。而后,特朗普上台,美国退出,被改名的TPP缩水,意义大不如前。加之中国力推RCEP,可能没有人会想到中国有一天会将目光转向由日本主导的CPTPP。

中国的这种转变意义不同寻常。从体量来看,CPTPP覆盖近5亿人口,成员国GDP总量约10.6万亿美元,占全球GDP总量的13%。相比之下,RCEP涵盖22亿人口、26万亿美元GDP,数据上看CPTPP是不如RCEP。但未来一旦中国加入CPTPP,中国有近14亿的人口、近14万亿美元的GDP,计算下来,CPTPP不逊于RCEP。并且,相比于RCEP包含的是东亚、东南亚和西太平洋国家,CPTPP的范围更广,还包括加拿大、秘鲁等这样的环太平洋国家。

更为重要的是,CPTPP的标准不仅高于世界贸易组织,更高于目前大多数的自贸协定,包括RCEP。如果中国同时身在亚太的这两个重要自贸协议之中,将在亚太经济一体化中扮演关键的推动力量。

CPTPP早已在2018年12月便已生效,当时有国家呼吁中国加入,但中国并没有行动。直到今天中国才准备加入,这种转变一个绕不开的因素便是美国,尤其是胜选的拜登政府。考虑到拜登计划组建“民主国家联盟”,要靠盟友来抗华,中国必须要提前做出布局和应对,而提出加入CPTPP就是从经济层面应对的一部分。

中国是先发制人让美国做出抉择。对于是否重返CPTPP,拜登团队目前并未有明确的回应。如果未来美国要重返,奥巴马时期“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书写全球规则”誓言被完全敲碎,拜登想要联合一众盟友抗华的计划也难以实现,中国不只是在RCEP,也将出现在CPTPP中,盟友再在中美所在的“二选一”不太可能。

如果美国不重返,亚太地区的两大自贸协议都没有美国的身影,中美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也会进一步“此消彼长”。当然,如果美国不重返而是提出比RCEP和CPTPP更为宏大的经济构想,毕竟拜登提名的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都支持美国重返亚太,中国凭借RECP和CPTPP也可以对冲来自美国的经济压力。问题在于:CPTPP已经是全球标准最高的自贸协议之一,其中的不少内容都是美国接受的最大的让步,拜登政府还能提出何种构想?

中美在亚太地区的博弈愈发激烈,以往都是美国出招、中国接招,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TPP乃至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印太战略”都是利用自身的优势来遏制中国,中国更多的是处于守势。今天看来,在达成RCEP后,北京很快宣布谋求加入CPTPP,说明北京正在主动设置议程,不再观望美国如何做才考虑下一步怎么做。在恰当的时间主动出击,又是一种不同且利于自己的局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