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获得台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的电影《孤味》,故事聚焦在阿嬷林秀英的一生,片中不仅夫妻感情,甚至母女与姐妹等亲情都有独到刻划。这些细腻的描写,令人惊艳是出自男导演许承杰之手。古今中外历史,皆有众多男性留下许多丰富的女性形象,想知道中国古代男性如何讲述女性的一生,可以从明清文人著作的传记,窥看一二。

《王蜀宫妓图》(局部)是明代画家唐寅创作的一幅绢本设色画。(百度百科)

由于古代没有摄影机、照相机,只能使用文字与图画作记录,因此明清妇女的具体样貌,可以从传世的绘画作品观察,像是妆容、服饰与相貌姿态;而传记中的女性,也能从文章字句描述得知其其相貌仪态、性格与生平事迹。而东汉刘向(公元前77-前6年)所著的《列女传》,为已知的中国第一部女性历史专著。

明代传记中的妇女形象

明清两代除了有官修史书外,各地也流行编撰地方志,以此收录地方民情、风俗教化等。从明代嘉靖年间(1522-1566年)河南《许州志.列女传》就能多少看出明代文人笔下的女性形象。以其中收录的妇女刘氏生平为例:

刘氏,廪膳生员袁锡妻。锡因下第,病卒。孤惟菲,尚在襁褓。既塟(同葬),刘遂杜门罕见亲戚。力躬纺织以自赡。百计抚孤,鞠育成立。二十八而寡,今历孀居三十五年。啜粥茹淡,始终一节,称重余乡评。嘉靖己亥(1539年)知州张良知闻而褒重其事,乃于正月元日榜其门曰:‘生员袁锡妻刘氏贞节之家’。士夫声诗庆美者不一。今已六十四岁云。

《许州志.列女传》

刘氏由于丈夫早逝,靠着纺织抚养孩子长大,守寡多年。从这短短的传记可以看到,内容着重在妇女如何守节获得表扬。文中提到“力躬纺织以自赡”,其与儒家对于贞节的定义有关,指的是妇女在财政上排除对亲戚的依赖,因此无需踏出家门的家庭纺织业,就成为唯一适合女性的生产方式。不过刘氏可不是一般小老百姓,“廪膳生员”代表其丈夫是府州县学中成绩较好的诸生,虽然乡试落第,仍有明代下阶儒士的社会身分。

短短的传记中,不断出现“长期孀居”、“始终一节”,强调刘氏的年纪与守寡的时间,意谓着刘氏符合明代“三十以前夫亡守志,五十以后不改其节”的旌表节妇标准。不过,整篇文章里没有任何字句提到刘氏的样貌、性格,学者衣若兰统计,明史共有传记279篇,所有被收录其中的妇女其类型全是贞节烈妇,可见明代文人笔下的妇女,形象相当单一。

清代妇女传记 再见贤母

清代虽承袭明代表扬贞节烈妇的价值观念,不过传记着重记载的内容有所不同,以《清史稿》为例,其妇女传记恢复东汉以来的传统,因此又能看见贤母、才女的妇女形象。像是清代地方望族钱纶光的妻子陈书(1660-1736年),其传记所着重的事迹与前述的刘氏完全不同。

钱纶光妻陈,名书。纶光,嘉兴人;陈,秀水人。幼端静,读书通大义。初婚,纶光侍其父瑞征出上冢……纶光卒,教子尤有法度。子陈群,自有传;界,官陕西醴泉知县,有贤声。陈晚为诗,号复庵;署画,号南楼老人。诗三卷,戒陈群毋付刻。画尤工,山水、人物、花草皆清迥高秀,力追古作者。曾孙女与龄,字九英,为广西太平府同知吴江蒯嘉珍妻。亦能画,题所居曰仰南楼。

《清史稿》

陈书传记内容描述与前述刘氏有很大的不同,没有出现“长期孀居”、“始终一节”等强调守节的字句。除了重点讲述她教子有方外,还写了不少陈书的个人兴趣与爱好,不过传记漏掉了一件事,陈书曾画了一幅《夜纺授经图》获得乾隆皇帝(1711-1799年)的赏识,此画描绘妇人于夜深人静时一边纺纱,一边教子读经。除了陈书外,《清史稿》还收录了23位贤母。

虽然明清两代皆有表彰贞节烈妇的传统,不过妇女传记收入的内容仍有不同。图为明代画家仇英创作的《汉宫春晓》(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

为何明清两代的女性传记有这么大的落差呢?学者研究,明代旌表本是为表扬守节多年的妇女,不过传到各地后,成为地方官风俗教化民情的政绩之一;由于能获朝廷表彰,因此对看重声望的家族来说,其族中女性能成为贞节烈妇即是为家族取得荣耀的途径之一。但本意良善,只为选出地方模范、起到教化百性的作用,一旦模范变成规范,甚至是妇女的标转与责任时,那么女性的形象自然就变得单一了。

清代旌表与明代不同,妇女只要儿子当官就能获得朝廷表扬,加上清代重视贤母,因此地方志皆把母亲安排在列女传首篇,而《清史稿》收录的女性以贤孝居多,肯定贤妻慈母对家庭与子女的牺牲与奉献。通过比较传记内容,虽然清代仍未脱离明代以来表扬节烈的价值观念,但对于贤母、才女类型的妇女,不再将其藏身于历史之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