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左二)与白宫副国安顾问布林肯(右三)以及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右一)齐聚白宫。(Reuters)

美国新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将怎样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建立新美中关系?美国专家发表报告分析将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唯一任务是去妖魔化。

在拜登2020年11月23日公布的内阁人选中,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将出任美国国务卿一职。

布林肯10月18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播出的“拜登外交政策”专题采访中说:“特朗普(Donald Trump)削弱了美国的同盟关系,退出了世界政治,留下了中国可以填补的真空。总的来说,特朗普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吸引力。”布林肯认为:“中国带来的挑战与其说是它日益增强的实力,不如说是我们自己在示弱。”

德国时代周报新闻网(Die Zeit)11月25日题为《现在重新和盟友一起》的文章认为,与中国的关系将成为拜登最重要的外交政策挑战。布林肯和拜登都是多边解决方案的拥护者。布林肯的表态证明,拜登未来政府将希望恢复联盟合作撬动对华关系。

拜登提名布林肯担任国务卿,那些年和布林肯握手的中国官员(请点大图浏览):

再见妖魔化

美国咨询公司铭基亚洲(Matthews Asia)中国问题分析家罗思曼(Andy Rothman)发表题为《拜登与中国:重归于好是不是更好》的文章认为,拜登与习近平建立美中关系将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唯一任务:去妖魔化。拜登新政府将走的第一步将仅是结束妖魔化中国的时代;未来,华盛顿对中国的定位将是为竞争对手。作者预计拜登入主白宫将快速改变措辞。特朗普政府妖魔化中国的口风如“敌人”、“存在即威胁”等,将集体消失,取而代之,拜登将称中国是竞争者。

文章指,措辞变化很重要,摘掉“敌人”的帽子将拂去美中关系上的一层霜。

在第一阶段,拜登可以恢复特朗普执政时期停止的学术交流。美国投资者也会受到鼓舞。

第二阶段:培养长期策略。第一阶段措辞暖化将给拜登和习近平考虑应该走哪些坚实的步骤建立长期关系带来机遇。到了第二阶段,拜登将重新开展多边工作,例如和友好国家一起界定在哪些领域与中国合作是有意义的(如在气候变化或医疗保健问题上),在哪些领域应该施加多边压力。

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发起但被特朗普废止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应该重新被激活;美国退出后由日本主导,改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不过由于第二阶段拜登将更多关注国内医疗和经济问题,与华关系发展进程将较为缓慢。

第三阶段:建立坚实的对华策略。罗思曼建议,只有在这一阶段,美国政府才应该设法向中国共产党领导层表明,中国只有作为国际机构负责任的成员国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经济潜力。

细数那些年拜登与习近平会晤画面(请点大图浏览):

“妖魔化”一词引热议

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时代周报新闻网文章引述罗斯曼“妖魔化”一词引发思索。

名为“尼基塔”(Nikita)的网友用德国科技进步史做证,“别忘了,许多重要的德国公司的创始人们最初是在英格兰工作的,如今英国说,他们的公司被盗了。”

“顺便说一句,英国还尝试对自己认为特别重要的技术实施出口禁运,我们都知道这点对德国的影响——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德国公司可以不受英国技术竞争的干扰,研发机器。”

而名为“伦巴蒂”(Rumbati)的网友提到中国受美国“知识产权盗窃”的指控时说:“回顾过去,当时的‘德国制造’与今天的‘中国制造’何其相似。后者的标牌通常被视为便宜商品的代名词。但是中国制造商在质量方面正在追赶,就像推销‘德国制造’时的德国人一样。‘中国制造’可能正在走相同路线,并将很快证明产品便宜但质量很高。”

还有读者评价说,“中国现在是许多领域的技术领先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