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此时向拜登发贺电,符合中国的政治风格。(Getty)

11月25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分别向美国新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和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发去了贺电。贺电内容表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仅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而且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希望双方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同各国和国际社会携手推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

习近平此时发贺电,应该与美国联邦总务管理局(GSA)于11月23日确定拜登赢得大选,美国开始启动权力过渡进程有关。当日,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同意候任总统拜登接收《总统每日简报》,等于间接承认败选,至此,由美国大选引起的纷扰基本上尘埃落定。

等待美国选举结果得到官方认可时,再向美国新当选总统发贺电,这是中国政治的风格,也体现了中国不同于他国的政治成熟度。在11月8日美国主流媒体宣布拜登胜选后,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等世界各国领导人,都在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方式向拜登表示了祝贺,而当时的中国领导人并没有跟风行动。

其中的原因众所周知,那就是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并没有像其他竞选落败者一样优雅地承认败选,而是采取攻击选举舞弊、法律诉讼等各种手段,意图颠覆对其不利的选举结果。当时美国的公务机关也没有确认拜登胜选,显然选举后的美国陷入了某种纷争。既然他国的家务事没有理清,向来主张不干预他国内政的中国,自然也不便插手、选边,而是继续保持政治定力,耐心等待美国的选举纷争落幕。

从中不难看出,中国的政治行为是理性的、成熟的,具有其独特的价值特征。在特朗普未承认败选的情况下,欧美日等国家的领导人纷纷向拜登表示祝贺,虽然其中有与世界第一强国领导人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理性,但或多或少里面也有讨厌特朗普的情绪存在(不少国家的领导人都已经忍特朗普很久了),某种程度上也是想以此逼特朗普承认败选。当然在民主国家,政治人物的行动还具有某种表演的成分,意在赢得民众对自己的喜爱与支持。

而中国政治则基本上避免了政治行为的情绪性与表演性,影响中国政治行为的一般只有政治理性与国家理性。虽然中国是特朗普疯狂行为的最大受害者,中国也最有理由向落选的特朗普表达厌恶情绪,但显然这种情绪并没有影响中国领导人的政治行为。一切以国家利益为导向,遵守政治规则和政治理性,避免民粹化和情绪化,或许是中国政治与西方不同最有价值的地方。

政治影响深远,直接关乎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容不得任何情绪和非理性的干扰。而西方民主政治则包含非理性的表演、娱乐成分,现在还越来越表现出民粹化的倾向,一切只为讨好眼前的民众和选票,没有是非、没有伦理、没有理性、没有长远的规划,这种政治运作真的符合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吗?信仰西式民主的人会反思这个问题吗?

特朗普很擅长政治表演,吸引了很多美国民众的支持。 (AP)

没有政治娱乐化和民粹化的影响,中国政治确实显得很闷、不好看、不好玩,不能给大众带来娱乐,但理性的政治观察者都能够看到,中国的政治决策是最理性的,最可持续的,最具有长远规划能力的。是迎合大众、娱乐大众的政治有利于国家发展,还是理性决策、谋划长远的政治有利于国家发展,相信理性的观察者都能得出符合事实的结论。

政治不是表演、不是娱乐、不是游戏,民众想看戏可以去影院、剧院,而不应该期待将严肃的政治娱乐化。政治是管理、服务众人之事,不是娱乐众人之事。西方式一人一票的选举很热闹、很好看,也很有娱乐性,在运作正常的情况下,它确实也能够制衡权力–特朗普不能推翻选举结果,但这种选举带来的弊端同样显著,已经引起西方学者的反思,并尝试设计更好的制度。

当然中国的政治也有问题,即民众参与度太低,权力得不到监督、制约,比较容易腐化堕落、侵害民众的利益。要实现中国政治的第五个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理想的政治制度应该是能够吸收中西政治的优点,避免双方的缺点,让政治真正廉洁、高效、理性又有人情味地为国民服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