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不满蔡政府未就开放美猪的相关争议进行回应,国民党要求行政院长苏贞昌须先行道歉方可赴立院报告质询,苏贞昌也因此12度赴立法院皆遭蓝营抵制而无法进行施政报告。当地时间11月27日,苏贞昌第13度赴立法院报告,却又演变为一次纷乱、荒谬的政治大戏。

为了让苏贞昌顺利进行报告备询,民进党党团于11月25日便在议场前轮值,27日议场大门一开,民进党也顺利占据主席台,国民党则准备好相关道具蓄势待发。议程开始后,蓝绿先就是否召开国是论坛互相叫骂,但并未出现剧烈冲突,直至苏贞昌进入立院进行施政报告时,好戏才正式开演。

在绿营立委的层层保护下,苏贞昌在一片口哨、喇叭声中自顾自的朗读起难以听清的施政报告,而蓝委也拿出准备已久的猪肠、猪肺等内脏洒向备询台,在绿委的保护下,苏贞昌虽未直接受到波及,但立委间已爆发肢体冲突,拖行、锁喉、相互推挤、洒水、内脏互扔,最终苏贞昌也在一片混乱与叫嚣声中结束报告与备询。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泼洒猪内脏杯葛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的施政报告,民进党痛斥国民党义和团化、没大脑,恐将永远在野。(陈卓邦/多维新闻)

对于此类场面,台湾民众除了几声嘲讽和无奈之外,可能也不会有太多感觉,毕竟立法院内的小打小闹,台湾人还陌生吗?谁还不知道这些人台上演演戏,台下多的是称兄道弟。但这样的习惯,也充斥了台湾经过几十年来民主化的历程,政治文化与效能依旧令民众失望的无奈。

声势低迷至今,国民党意识到自己长期在野的可能性,对于如何抛弃过去权贵、迂腐、不接地气的形象,当起称职的在野党,国民党也确实正在摸索与改变。但显然在短期内,国民党仍抓不到窍门,上次模仿太阳花占领立法院,仅仅19小时就被民进党拖离会场,不只被绿营讥笑嘲讽,也激不起任何花火。

这次抵制苏贞昌赴院会报告,国民党似乎也没想清楚方法与策略,从9月至今共12次的阻拦,民情其实已逐渐对此疲乏,若非中间民进党爆发行政院做图抹黑商家、中天关台等风波,恐怕都撑不到此时。国民党今天将猪内脏拿出来泼洒,看似比之前的面粉、水球等道具更有“决心”与“创意”,但除了让绿委和屏幕前的观众惊呼连连之外,对苏贞昌却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倒在桌上的内脏连报告书都沾不到边,苏贞昌神色自若地念完他的施政报告,回到座位上悠哉的当个观众。

国民党是脱下皮鞋了,也表现出更敢战的态度,但是否达到效果和目的,普罗大众对此政治文化的接受度与期待又如何,也同样值得国民党思索。

猪内脏洒满台湾立法院议场。(民进党立委林楚茵办公室)

至于民进党则依旧显露其傲慢双目标一面,批评国民党的行为是“践踏猪农心血、浪费食物最负面的示范”。实在难以想象,民进党有何颜面说出“践踏猪农心血”,绿委们只对横飞的猪内脏感到恶心与不适,并拍下一张张照片窃喜着能再以此反击国民党,却丝毫不认为他们需要对民众有何交代。

苏贞昌更是全程表现出漫不在乎的态度,今天对他而言就只是个过场,报告念完了,爱听不听随便你,若引用陈水扁的逻辑─“算我好运当了行政院长、算民进党好运完全执政,不然你要怎么样?”因此苏贞昌旁若无人的念完报告,便回到座位微笑看着台下众人打闹,不时与旁人谈笑风声,仿佛他是与整起事件无关的第三者。

不过也确实不需要劳驾到苏贞昌,甚至不需要绿委出手,基进党立委陈柏惟便身先士卒,与国民党立委打成一团。其实早在陈柏惟在早前便表示,倘若27日看到国民党的道具猪入场,绝对将其清除,甚至撂下狠话“以为我一个没办法打35个人?”

面对国民党的激烈抵制,苏贞昌神色自若、面带微笑。(Youtube@中天新闻)

话说得强硬,但陈柏惟的结局是被国民党立委架着脖子推离人群。身为民进党的侧翼,以吸食绿营塑造出来的“反中”残渣当选的陈柏惟,在上任后屡屡闹出笑话,其缺乏逻辑、荒腔走板的问政能力,完美诠释了何谓“素质不够、反中来凑”,虽说学养不足以承担立委重任,但充当绿营的冲锋打手,还是相当尽责。

整场风波中表现较为正常的,似乎仅有时代力量与民众党,时代力量虽在议题上力求表现出“忠诚反对党”的姿态,但在意识形态上与民进党的相近,注定了只能是小绿的宿命,不论在民生问题上喊得多么正义凛然,在大选时终究自动归队、含泪支持民进党,在根本上造成不了压力。而民众党则声势不旺,立委性格与形象相对扁平,同样激不起波澜。

一天的立院攻防下,民众就当作免费看了一场精彩的闹剧,看国民党的奋力一搏、看民进党的霸道傲慢、看绿营侧翼的卖力输诚、也看时力与民众党狗吠火车。不同政党各有盘算、各自出演,不少人从小看到大的议会戏码,民众麻木了,而问题却依旧悬而未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