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五中全会公报发布,其中除重申基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需要“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外,还首次提及“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事实上,自中共中央军委于2016年颁布《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改革意见》)后,包括了海警划归武警部队指挥在内,揭示了解放军在武装警察部队指挥管理体制和力量结构等方面的改革。

2020年1月23日,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汉口火车站外武警在站岗。当时中国政府已封锁了这座拥有1,100多万人口的城市,试图控制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蔓延。(AP)

武警直属中共中央军委

过去解放军武警部队的领导体制简称为“一统二分”,即由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统一领导,各地公安机关分级管理、分级指挥,但以“两分”为主,却容易造成公安系统和解放军之间的权责不分、行政效率不彰。因此,2016年的《改革意见》称要“加强中央军委对武装力量的集中统一领导,调整武警部队指挥管理体制,优化力量结构和部队编成”。

2017年10月,习近平于中共十九大上称要“深化武警部队改革,建设现代化武装警察部队”,同年12月底,中共中央印发《中共中央关于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的决定》,称从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队由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共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并明确规定武警部队归中共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2020年6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武装警察法》修正案,由党中央、中央军事委员会集中统一领导。

台湾陆军专科学校兼任助理教授谢游麟分析,此前中共中央军委主要通过解放军四大总部(总参、总政、总装、总后)与武警总部领导、指挥武警部队,国务院则是以相关职能部门的部(局)长兼任水电、交通、黄金、森林四大指挥部的第一政委。虽然这样的设置有利于武警依照解放军的条例、条令建设部队,提高执勤与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减轻解放军的非战斗任务,但双重领导导致政出多门,让武警部队的建设的决策制定与实施过程更加冗长与复杂,且地方层级拥有武警部队的指挥权,影响中央对此军事力量的控制力,增加滥权所带来的不稳定风险。加上武警的水电、交通、黄金、森林等四个专业部队,长期负责经济建设,甚至还有挂国企集团公司牌子,任务性质与武警部队的初衷相去甚远。

因此,谢游麟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9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国家军委)领导全国武装力量”、“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就法律层面而言,与国家军委“一套人马、两块招牌”的中共中央军委,掌握对武警部队统一领导指挥,不仅是落实《宪法》规定,更是剥离其不必要的社会管理职能、突出军事属性,进一步区别军、警、民的力量结构

中国海警目前拥有多型舰船,包括718型、818型,以及万吨级巡逻舰。(鼎盛军事)

海警:海上维权力量的增长

近年解放军首艘国产航舰、大型驱逐舰、两栖攻击舰、大型综合补给舰以及其他各型舰艇相继下水,中国大陆成为世界下水吨位最多最快的国家,海上力量的增长有目共睹。然而,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于2019年12月发表的《2019中共政军发展评估报告》却指出,外界对中国海上力量发展的专注点多放在上述船舰数量的发展上,反而忽略中国海警与海上民兵的改革,呼吁应将分析重点放在中国近海维权形成的军警民联防趋势。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海警总队,2019年时拥有225艘500吨以上可在近海活动的海警船,另有1,050艘小型海警船负责近岸巡防,总计1,275艘海警船,数量超过周边国家的总合,且配备直升机、拦截小艇、高性能水炮与舰炮,其实力惊人却经常被忽略,被视作中国的“第二海军”。

2018年6月22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国海警局行使海上维权执法职权的决定》,海警队伍整体划归武警部队领导指挥,调整组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海警总队”,称“中国海警局”,并于同年7月起生效,统一履行海上维权执法职责。台湾“先进科技与作战概念研究所”研究员欧锡富指出,海警原属国土资源部的国家海洋局,改划为武警部队指挥后则是具备执法功能的武装力量,海警总队下设的北海、东海、南海等三大指挥部,不仅将司令员、政委的级别从厅局级提升为副军级(相当于省部级副职),还将海警总队6支机动队其中的3支部属在南海海区指挥部,彰显中国大陆在维护南海主权的重视程度。

欧锡富认为,相较于“灰色海军舰队”,中国大陆积极发展“白色海警力量”,过去在东海主权冲突时,常见海警船进入钓鱼岛海域,在南海则是海上民兵在前、海警在后,解放军海军为后盾。而海上民兵平时协助海警进行海上维权,战时则可支持海军作战,执行军民联防,可见中国大陆运用海上民兵与海警在周边海域伸张中国主权的做法已成为常态

与时俱进的军改

2019年7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虽然重申“武警部队的根本职能属性没有发生变化,不列入解放军序列”,但其演训规格、战备观念与战备制度却与解放军无异,更要达成“多能一体、有效维稳”的战略要求,加强执勤、处突、反恐、海上维权和行政执法、抢险救援等“六位一体”能力,加上与解放军一同参与国际维和任务,目标在“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武警部队”。

近期中国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大校在记者会上强调“强国必须强军,军强才能国安”,正是由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在加速演进,国际战略格局已然发生深刻调整,中国面临的安全局势复杂严峻,国防和军队现代化需求与可能的矛盾还比较突出,所以才提出了“2027建军百年奋斗目标”。于2020年10月底甫落幕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不仅提出“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实现富国和强军相统一”,更特别提及“武警部队转型”,事实上揭示作为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之外,武警部队作为“第六大军种”的现实意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