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警方公布了他的名字,并允许新闻媒体拍照,称此次破例是因为他被控犯下了特别令人发指的罪行。

赵主彬在被捕后对记者说,“感谢你们让我停下了我无法停止的恶魔般的生活。”在审判期间,他承认了大部分指控,但否认勒索女性。他有一周时间就周四的裁决提起上诉。

据韩国媒体报道,几名顾客已经向警方自首,其中一人自杀。今年8月,一名26岁男子被判两年监禁,罪名是他在政府办公室工作时获取了一个数据库中的女性个人信息,然后将这些数据卖给了赵主彬。周四,赵主彬的三名同伙被判处五年至15年的监禁。两名付费观看露骨视频的顾客分别被判处八年和七年监禁。

近年来,作为打击儿童色情产业的国际努力的一部分,韩国警方开始打击色情内容共享网站。他们表示,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许多色情内容非法交易正在转移到Telegram这类即时通讯服务的在线聊天室里。自那以后,他们已经逮捕了数十名参与者。本月,一名38岁的前办公室职员被判七年监禁,罪名是以“守望者”的化名经营类似的聊天室。

在围绕“我也是”运动的讨论中,广受欢迎的首尔市长朴元淳于今年7月自杀,原因是他的一名秘书报警,指控他性骚扰。

2017年,韩国修订法律,加大了对偷拍色情内容——即用隐蔽的微型摄像机拍摄女性受害者,地点通常在公共卫生间——的惩罚力度。赵主彬案成为大新闻后,韩国总统文在寅承诺,将对这些在线聊天室的运营者和顾客进行全面调查和严惩。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