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是马英九或蔡英文在面对美方的贸易压力时都显得卑躬屈膝,视台湾人健康为增进美台关系的筹码。(中央社)

距离蔡英文在8月28日宣布将扩大开放含莱剂(瘦肉精莱克多巴胺)美猪及高龄美牛后,台湾社会已因“猪”事不平,而持续纷扰近三个月。期间朝野及舆论每日交锋、国会议事遭杯葛12次、近日还有万人集会上街,神隐在这些风波后面的蔡英文,终于在11月25日再度亲上火线为政策辩护。

曾经矢言“反毒牛”,拒拿台湾人健康交换美台关系的蔡英文,如今却向她曾欲保护的“爸妈、朋友、儿子、女儿”强调说,“台湾是一个自由市场,美牛美猪的开放,是让市场多一个选择,并不是要求国人一定要食用。”她并重申,开放攸关整体台湾的利益,是台湾要争取国际支持,就不能回避的课题。

蔡英文的这番说词与治理思维,其实与过去马英九为美牛辩护的说词如出一彻。过去主张莱剂美牛“非过不可”的马英九,就曾说美牛的开放攸关台湾未来20年的发展利益,是美台经贸谈判,台湾要在泛太洋有一席之地而不可回避的课题。马英九当时也曾向台湾民众保证,“不想吃,可以不吃、不必买,不会有事”。

今昔对照,也让人见识到,原来台湾民主政治的“彼可取而代之”,不过是换个领导人在出卖民众的健康,而非谁能设法改变台湾不自主,对美只能卑躬屈膝的格局命运,“站着,还把钱挣了”。

被说成是有如马英九,蔡英文肯定不是滋味。但蔡英文或可很自豪的说,她这是效法其政治榜样,有“铁娘子”之称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将放任资本霸权、弱肉强食的“自由市场”规则奉为国家治理的圭臬,毫不留情的拿开政府为保障人民经济及健康安全的“左手”,并喊话世人,世界的运行除此之外“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

而在这套“别无选择”的大叙事下,统治者通常又会告诉世人,个人是可以有“自由选择”的余地。诚如过去撒切尔要英国老百姓去认知到,别凡事把贫困化、失业等问题责任归咎于“自由市场”和政府,强调个人该为此负责。她有一闻名于世的“治理”名言就是:“根本就没有社会这回事,只有个别的男人、女人与家庭。”

就开放充满食安疑虑的莱剂美猪和高龄美牛的问题来说,蔡英文称,只是让市场“多一个选择”,没要求台湾人一定要吃。蔡英文在说此话时,内心想的或许跟台卫福部长陈时中一样,“怎么被大家讲得,好像政府要拿着肉强灌到大家嘴里?”

但这种说法,无疑是在自欺欺人。因为按照“自由市场”规则,只要“有批猪肉、猪内脏好便宜”而有利可图下,这些健康风险高度不确定的廉价肉品,就很有可能大举输台进入肉品和加工的各环节,除一般人难以避免暴露外,较容易食用的消费者,更通常是被贫穷给限制了选择权的弱势基层。

而假如蔡英文认为凡事都该交由“自由市场”来决定一切,那么台湾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此前又为何要关掉中天新闻台,不让民众自由选择是否收看“假新闻”?

蔡英文在2009年反对“美国毒牛”时曾指,此事是民生问题,不是一个政治问题,痛批执政的马英九拿台湾人健康当筹码。(陈卓邦/多维新闻)

由此可见,因时制宜的“双重标准”,已逐渐成为民进党当局的施政特色。实际上,若不是看准“反中”的民气,而中天新闻台又早已被标签为“红媒”,民进党当局才不会反对“大老板”和资本利益去干涉“新闻自由”。

回到美国莱猪牛的食安问题,假如政府是用“不过是多一项选择”,来把关食安风险的话。台湾民众恐怕得开始担心,是不是符合“安全”规范的地沟油、日本核食、或甚至是台湾莱猪都将逐一解禁?也难怪,不少台湾民众会嘲讽说,干脆解禁毒品好了,反正台湾民众有“选择的自由”不是吗?

当蔡英文以坚定和温和的语气说出,开放有食安疑虑的莱剂美猪及高龄美牛,是因为台湾是个自由市场,是要让台湾人多一个选择时。这样的表述,可说是相当客气的说法,也十分符合蔡英文的菁英气息。而她隐忍不发的潜台词恐怕是,“这难道不是817万高票,决定反中亲美的自由选择吗?”,另一种草根一点的表述就是,“算我好运当上总统,不然你要怎么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