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不断拉升台美关系,意在制衡中国大陆。(新华社、中央社)

一架美国行政专机于11月22日晚间降落台北松山机场,机上到底载了谁引发外界讨论,传出是美方高阶情报官员,外界甚至一度猜测是CIA局长,还有消息指出是美国海军印太情报总指挥官史达曼(Michael Studeman),不过台美双方相关单位皆不做评论,不否认也没证实。同一时间,美方有3架专机载访问团的飞机分别降落台北、马尼拉和新加坡,分析可能是为了新一轮的印太战略做出布局,也引起了两岸舆论及研究学者的关注。

美台军事情报交流被拉上台面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面临败选交接之际,明年即将卸任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持续拜访世界各地,并保持其抗中立场。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加强美台联系,除了频频对台军售外、美国官员近期访台行程愈形频繁,在美国卫生部长阿扎(Alex Azar)、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于八月及九月相继来台后,近日也举办了「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并签署协议,美国海军第七舰队伯克级神盾驱逐舰贝瑞号在21日更以自由航行名义通过台湾海峡,在如此美台关系改善、双方急速升温之际,史达曼的低调旋风访台,显示美国将对中国大陆施加更多压力,包括上周还欢迎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洛桑森格访问白宫。

据了解,22日晚间来台的是美国海军亚太情报总指挥官史达曼,是美军印太司令部辖下「J2」的现役少将情报处长。美国印太司令部是美军最早成立的联合作战司令部,也是目前所有联合司令部中规模最大的一个,下辖人数约30万,占美国现役军人总数的20%,与其他美国政府机构共同保护和捍卫美国领土,并透过伙伴关系加强亚太地区的稳定。而史达曼曾任夏威夷联合情报作战中心太平洋司令部研究组的第一任负责人、美国海军情报局中国组首任高级情报官、美国舰队司令部首长小组主任等职,是一位资深的作战情报研析专家、也是个中国通。

史达曼此行来台的主要任务是与台湾军方进行军事安全合作与交流,将视察美台间的情报资产,并交流区域情报信息和相关布局。而在几乎同一时间里,有美军C-37专机降落台北、C-40专机搭载官方访问团降落新加坡,菲律宾则有C-32专机降落,上面的官员是美国国安顾问,似乎特朗普政府要在政权交接前再于印太地区进行新一轮的情报布局。可以预料,在明年一月美国政府交接前夕,或许还会有更多类似情况的出现,藉以稳定美国与印太周边盟友之关系。

虽然美台官方与军方基于长久之合作互信对此都低调不谈,但倘若报导属实,则由美军现役的高阶情报官员如此访台交流安排可看出,美国似乎将美台之间原本处于台面下的军事情报交流给拉上了台面,跳脱了以往船过水无痕的鸭子划水式情报交流,明确从「战略模糊」向「战略清晰」转向,虽然稳定了美台关系,但也势必引起中国大陆的强烈反弹,恐让大陆将升高派遣军机军舰进行绕台航训的强度来反制,接下来几年,中国大陆为了防止台湾进一步的独立倾向,目前这种每日军机绕台的态势在未来几年应该会成为一种「新常态」,以此来测试美国承诺协助防卫台湾的落实强度。

至于史达曼访台让美台军事情报交流的台面化,是否会延续到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Joe Biden)上任后的军事战略,也受到外界极大关注。面对中国大陆和俄罗斯的严峻挑战,拜登将寻求扩大外交、经济战略、教育和科技等其他工具,来发挥美国的力量,因为「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我们投入多少资金,而是如何投入」,同时为了「不需要部署庞大的作战兵力,要以更少的成本保护我们的安全」,他将优先投资科技与创新,包括网络、太空、无人系统和人工智能科技,以应对未来的威胁,并「重新思考我们和我们的盟友对我们的集体安全所做的贡献」,这就显示出了与印太地区盟友偕同共建作战指参网络、合作共享军事情报资源的重要性,届时台湾作为围堵中国大陆扩张的「前进堡垒」,自然也是美国的部属对象之一。

特朗普把美台关系制度化、台面化以制约拜登

随着美中关系越发紧张,作为两国敏感议题的台湾也成为双方博弈的焦点之一,美国大选过后,新政府将如何处理与台湾的关系让外界极为关注。美中双边关系中的某些层面,例如技术竞争方面已经永远改变,这样「一个世界,两套系统」的技术标准与供应链对垒也有可能成为一种「新常态」。特朗普政府欲在卸任前巩固美台关系,并借此影响拜登的中国政策以及拜登处理两岸问题的方式,使其执政后难以撤销特朗普政府的政策。

故拜登上台后,学者认为美国应该会在言行上「降温」,避免过度刺激中国大陆,特别在台湾议题上,拜登的做法应该是将它「多边化」,并以民主、良好治理为主轴,增加欧洲对亚洲及台湾的兴趣。目前美国把台湾纳入印太战略中的一环,以举办联合工作坊的方式,将台湾与日本、澳洲等国家连结在一起,并避免可能引发军事冲突的冒险行动。

拜登新政府如何处理台美关系,还有待持续观察。图为2020年11月24日,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和副总统当选人贺锦丽(Kamala Harris)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Wilmington)的皇后剧院(Wilmington)介绍他们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关键职位的提名和被任命者。(AP)

美台关系虽然良好、但经济合作仍然不够,美国和台湾一直缺乏贸易层面的对话,即使在台湾开放美国猪肉、牛肉进口后,也没有释放出开启贸易谈判的讯号,故经济合作是美台关系中的薄弱一环。为了补强美台的经济合作关系,本月20日由美国国务次卿克拉奇主持了「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并签署协议,强调了美国与台湾加强经济合作的重要性。双方希望借此来防止台湾继续依赖中国大陆市场,也希望能阻止台湾年轻人前往中国大陆工作,导致台湾人才流失。台湾需要与美国及其他价值观相同国家加强合作,以创造更多岗位、推进创新,发展经济。

在美台的军事合作关系方面,除了前述的情报交流台面化外,前美国国防部印太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表示,美国对台军售正常化的进展,使得美台可以做为合作伙伴,支持整体防御概念的执行,让台湾国防部门能正常编列预算,也能让中国大陆有条件的了解台湾是美国常态军售伙伴,薛瑞福期望拜登政府也能如此,以强化台湾的吓阻能力与韧性。

此外,由于美国国防部增设了一名主管中国事务的副助理部长,但台湾却并未包括在此职位的职权范围内,而是由原先的东亚事务副助理部长来主管日本、南韩、台湾等盟友与合作伙伴,故特朗普政府任内的另一个重要作为则是美国高阶国防官员可以自由访台,例如负责东亚事务的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柯林克(Heino Klinck)便曾经造访台湾,薛瑞福认为这是重要的观念转变,表明美国认为台湾是一个值得考虑的伙伴,将台湾视为区域解决问题的伙伴与贡献者,把台湾的地位提升到印太战略之中、而不只是美中关系的一部分。

故薛瑞福认为,特朗普政府在国防与安全政策所做出的调整,拜登政府应当利用这一优势,以更具竞争性与适当的态度面对中国大陆的扩张。美国智库新安全研究中心亚太安全计划兼职研究员塞耶斯(Eric Sayers)也提出建议,认为美国应扩大对于台湾的安全与防卫承诺,而不仅仅停留在对台军售;既然海峡两岸的安全稳定是美国国防战略的重要议题,那么美国不单单要对台军售,还要与台湾有军事上的合作,包括派遣人员到台湾培训当地军官,建立严谨的训练系统,与台湾军队举行联合军演等。

未来几个月内,美国新政府将聚焦在政策制定而不是政策实施上,而特朗普把美台关系制度化、台面化,就是为了形成对于拜登新政府对台政策的制约。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台东专校助理教授、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