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网信办主任的徐麟11月19日公开炮轰资本干预舆论,被指释放不寻常信号。(新华社)

日前,曾在鲁炜之后继任中共网络“大管家”、现任中宣部副部长兼国新办主任的徐麟突然将炮口对准中国的民间资本,指责其制造“法外之地、舆论飞地”,呼吁“要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这番表态意味深长,引来各种解读。

首先,从徐麟的个人身份看,他曾在上海从政时期与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有过交集,据信深得后者信任。2015年徐麟即被征召入京,次年备受争议的鲁炜“下台”后更受重用接任中共网信办主任,直接服务于习近平所领导的中央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

从这一角度看,徐麟之表态直接代表了中共最高领导层的态度,其权威性无需质疑。

从此次表态的背景看,有声音认为徐麟矛头所指,即为以马云为代表的资本力量。这些声音认为,近年资本力量介入新媒体领域操控舆论热点已经引起高层不满,而这些年在新媒体领域悄然扩张的马云更因为在10月底陆家嘴金融论坛上“大放厥词”炮轰中国金融监管,导致其蚂蚁集团在最后的IPO关键时刻折戟沉沙,遭到了应有的教训。

所以,不排除,徐麟表态有更进一步震慑的用意。可事实当真如此吗?

第一,马云之折戟显然不在于他在陆家嘴金融论坛的那番话,而在于蚂蚁集团IPO对中国金融风险管控所带来的挑战。

这些年,北京强调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大搞“挤脓包”,不仅对明天系等“金融帝国”进行了整顿,也在大张旗鼓对各种网络信贷理财产品出台严格监管政策。所以说,“蚂蚁帝国”止步于当下,背后是金融监管缺位、金融风险恣意生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对于北京来说,这不是要打翻一个马云,也完全没有必要。

第二,马云的“帝国”近年确实在新媒体领域多有斩获,从新闻类媒体,到信息分发平台,再到影音娱乐,甚至到境外主流媒体南华早报等,这毫无疑问为其带来巨大的影响力。不过,这并不是马云的“独创”,在这波进军新媒体的风潮中,马云甚至不是最成功的。

所以,在一个民间资本群雄并起的互联网舆论时代,北京也不可能针对一个个人喊话。

第三,所以,问题的关键点在于马云所代表的资本力量。

欧美等资本主义国家本身即是建立在近代资本对既有的封建生产关系的破坏基础上的,历史上更有不同程度的重商主义传统,因此资本在国家政治经济生活中扮演着“核心”作用。即以美国为例,独立运动的缘起是英国宗主国与殖民地的经济矛盾,两党制源于南北方的不同经济传统和政党分肥体制……

资本力量有多强大?听听美西战争背后媒体大亨威廉•伦道夫•赫斯特(William Randolph Hearst)的名言“你制造新闻,我制造战争”,再看看历届美国总统大选是如何变成“烧钱游戏”的吧。

事实上,传统上,中国一直缺乏重商主义传统,“士农工商”的社会阶层排位即体现了这种政治权力对于资本力量的绝对权威。为了避免工商阶层“染指”国家权力,历代统治者不仅限定其人身地位,比如不准参与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等,而且通过各种国家专营体制和平准、捐税制度限制商人利益发展。

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本来就是对资本主义的“反叛”,其主张即是最终消灭“资本主义”。当然,对于今天中国来说,这不是当务之急,在生产力有限的条件下只能允许资本的成长。但是这种成长必须是有前提条件。

中国民营经济在过去40年中所扮演的角色无需质疑,中共一直在寻找一种与其相处的方式,比如江泽民允许一些民营企业家直接加入中共。但是,随着民间资本的不断成长和新经济业态的出现,它开始有意无意地主动介入某些敏感领域,就比如我们当下正在讨论的对舆论的“入侵”。

在民间资本介入新媒体领域后,它已经具备通过技术和非技术手段干预舆论热度和议程设置的能力和潜在可能。这一方面可能冲击了既有的中共官方舆论体系,另一方面则可能损害公共利益以“变现”。

从这一角度上说,徐麟不是针对马云,却是喊话“马云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