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在密歇根州宣布拜登为其获胜者后,特朗普政府终于授权了拖延了数周的过渡程序。尽管如此,特朗普仍在继续发起堂吉诃德式的诉讼,在推特上发布虚假信息和挑衅的决定。

总统的推文在他数以百万计的追随者中成功播下了对这个共和国根基的怀疑。在路透社/益普索(Reuters/Ipsos)最近的民意调查中,大约一半的受访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正当地赢得了”连任,68%的人表示担心选举被“操纵”。

总统这种行为反映了一种非此即彼的人生观,不留任何余地,不允许有任何细微差别或复杂情况。如果一个人不是1,那么这个人就是0。

“你要么是赢家,要么是输家,”特朗普的前律师和“平事人”迈克尔·D·科恩(Michael D. Cohen)上周接受采访时说。“现实是次要的。印象决定了一切。”

2018年,科恩因逃税和违反竞选资金规定被判有罪,此后他成了总统的公开批评者。他在自己的新书《不忠——回忆录》(Disloyal: A Memoir)中提供了几个例子。

科恩讲述了2014年,CNBC如何对全球25位最有影响力的人进行民意调查。特朗普最初在200名候选人中排名第187位,他命令科恩提高自己的排位。

据科恩说,特朗普说,“只要确保我能进入前10名就行了。”

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D·科恩 说,总统有一种“非赢即输”的世界观,“现实是次要的”。
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D·科恩 说,总统有一种“非赢即输”的世界观,“现实是次要的”。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科恩雇人来评估各种选项。在此人确定投票可以被操纵后,他花了1.5万美元购买不被注意的IP地址,以便为特朗普投票。该计划奏效了,在统计完所有选票后,特朗普升至第九名。

“没过多久,特朗普就认为自己真的进入了前10名,被视为极其重要的商业人物,”科恩写道。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