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国主流媒体集体认为,拜登提名的内阁成员意味着专业政治精英的回归、内政和外交将回到理性之路时,右翼媒体挖出了这些内阁人选的污点,试图告诉美国人民,他们给国家安全带来了“威胁”。

美国新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在11月23日公布了第一批内阁和国安关键职位的候选人名单。这些成员都是清一色的熟面孔,仿佛让人们一夜之间梦回2016年,例如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先后任副总统国安顾问以及副国务卿,在新政府被提名为国务卿;前国务卿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沙利文(Jake Sullivan)被提名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被提名为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

拜登任命的国家最高级官员基本来自于奥巴马时代,他们都是专业领域的顶尖人才,在国安及外交政策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这也预示着拜登政府将在政策上实现180度的大转弯,抛弃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美国优先”政策重回更为传统的治理方式,包括重返国际组织、重塑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对此,美国左翼媒体普遍认为本轮内阁人事任命意味着:“美国回来了”。

然而,美国右翼网站却曝出了这些新提名内阁人选的“黑料”。据福克斯新闻(Fox News)报道,沙利文在2017年12月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承认,他曾在2016年告诉记者,特朗普(Donald Trump)竞选团队可能“通俄”。而沙利文没有提供实质性证据,只是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的选民数据库被入侵后,推测是俄罗斯黑客做的,理由是特朗普的政治立场几乎完全符合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愿望清单。

此外,福克斯还攻击沙利文称他曾发表支持中国崛起的言论。他在2017年代表澳大利亚独立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发表演讲时,曾表示支持著名外交政策专家哈里斯(Owen Harris)的观点,该观点称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政策将会损害自身,而应该走中道。

沙利文被福克斯批“卖美”,其实有点言过其实。沙利文只不过不是左翼强硬派,强调与中国在竞争中共存,反对特朗普“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单边主义。

福克斯新闻(Fox News)在24日也曝出了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 Biden)早就与布林肯有勾连的消息,称前者在担任乌克兰能源公司布里斯马(Burisma)的董事期间,曾在2015年5月22日给布林肯发邮件,询问是否能在27日见面。不巧,由于拜登的长子博(Beau Biden)去世,两人没能在约定时间见面,而是延后到了7月底。但是《华盛顿邮报》称,两人谈到了博和拜登的家庭,但并未涉及到布里斯马公司。

此外,福克斯新闻还报道称布林肯反对将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指定为外国恐怖组织,并在2015年与伊朗签订《伊朗核协议》。这与特朗普在218年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等立场完全相反。

在伊朗政策方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批评了拜登新提名的内阁团队的立场。蓬佩奥在11月24日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拜尔(Bret Baier)的采访时称,拜登提名的内阁成员在奥巴马时代扮演了“幕后主导”(led from behind)的角色,导致美国在伊朗身上“花了数百亿美元”,最后的结果却是帮助他们建造核武器。

新提名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美国的多边主义和外交又回来了”。对此,蓬佩奥反驳道,特朗普政府已经建立了“能够真正带来实际结果的联盟”。

其实,美国右翼对于沙利文“炮制”的特朗普“通俄门”以及布林肯参与到的亨特“通乌门”,都没有切实的证据。对于两者及格林菲尔德的其它批评,则更多的是来源于观点不同。沙利文没有采取对华强硬的态度,是由于其是一位“建制派”政客;布林肯反对认定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是因为该组织被认为是伊朗的政府武装力量,若极力采取措施,会被这个组织利用他们的身份制造麻烦,从而引发更多的负面效果。是以,右翼媒体所谓的“黑料”,其实也并不能称得上真正的“黑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