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看着那种歧视长大,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这样,”他说,“我希望他们觉得我们属于这里。因为我们的确属于这里。这是我们的家。”

如今,亚裔移民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数量,他们的子女步入了三四十岁的年纪,其中许多在美国接受教育的人都在争取代表权。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人口学家威廉·弗雷(William Frey)说,在格威内特县,约有12%的人口是亚裔。

当斯蒂芬妮·周(Stephanie Cho,音)在2013年从加州搬到佐治亚州时,“当地亚裔很多,但力量却很弱,”她说。目前在亚特兰大亚裔公正促进会(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Atlanta)担任执行总监的斯蒂芬妮·周表示,她还记得自己走在州议会的大厅里,只看到了两名亚裔:一名叫朴秉(Byung J. Pak,音)的共和党人,和他手下一位幕僚。
如今,州议会将有六名亚裔,包括华裔医生米歇尔·欧(Michelle Au,音),她本月以民主党人身份当选为州参议员,这是积极的选民登记和努力提升投票率的结果。在这次选举中,詹姆斯·于在韩语报纸上登了广告,开始在韩裔移民中很受欢迎的应用KakaoTalk上与许多选民聊天,并在他的教堂宣布了选举结果。

在2017年当选佐治亚州众议院第89选区的民主党人碧·阮(Bee Nguyen,音)表示,她是直到在2016年为山姆·朴(Sam Park,音)——他是首位公开竞选州众议院席位的韩裔——拉票时才意识到亚裔选民有多被忽视。

“我们敲开门后,一般看到的情况都是,从来都没有人跟这群人交谈过,”39岁的碧·阮说道,她生于艾奥瓦州的一个越南难民家庭。

代沟在越南裔中尤为明显。很多老一代都是在西贡沦陷后来到美国的,他们对共产主义的恐惧根深蒂固。

民主党人米歇尔·欧本月赢得了佐治亚州参议院的一个席位。
民主党人米歇尔·欧本月赢得了佐治亚州参议院的一个席位。 Johnathon Kels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你在特朗普集会上遇到越南裔,他们的英语水平往往很差,如果你在拜登集会上遇到越南裔,他们的越南语水平往往很差,”40岁的阿什林说,她在1988年以越南难民的身份来到佐治亚州。

第二代越南裔在接受采访时都说,今年特别不同,因为大量针对老年越南裔选民的虚假信息以越南语视频的形式传播开来,将拜登塑造成了一名共产党。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