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已有三种欧美生产的疫苗传出有效率高达九成的捷报,这也是疫苗分配问题越发紧迫。(AP)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仍在蔓延,就在西方研发企业接连公布疫苗有效性的同时,中国制药商何时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有效性引发关注。

与牛津大学合作研发疫苗的英国药厂阿斯利康(AstraZeneca)日前公布疫苗测试初步结果,他们的候选疫苗的有效性在62%至90%,由此加入了提供数据的另外两个西方疫苗的行列。这些结果可能允许美国和其他国家给予监管授权,并制定分发计划以供广泛接种。

《华尔街日报》11月26日报道称,中国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

中国疫苗生产商于7月份启动了三期临床试验,与西方国家疫苗开发商辉瑞(Pfizer)及莫德纳(Moderna)进行相关试验的时间大致相同。

报道引述公共卫生专家称,在中国研究人员寻找志愿者的国家,新冠疫情的蔓延速度没有近期美国疫情发展的那么快,比如阿联酋和巴西,这是中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得到结果的原因之一;美国是西方领先疫苗生产商的主要试验地。

试验需要积累一定数量的感染病例,研究人员才能通过揭示哪些参与者接受了疫苗以及哪些参与者使用了安慰剂,来计算出有效性。

文章引述华盛顿非营利性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的负责人Peter Maybarduk说:“中国已表示会让其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但我们需要细节和责任保障。”

报道指出,中国政府没有等到最终临床结果出来就开始在试验之外接种疫苗。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疫苗有效性的情况下,他们已为近100万中国人接种了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的疫苗,这引起了国际公共卫生专家的担忧。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副总统兼总理阿勒马克图姆已接种了中国新冠疫苗。(AP)

今年9月,阿联酋为医务人员接种了中国的疫苗。

但由于缺乏临床证据,至少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搁置了对中国疫苗的审批。印尼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人Penny Lukito上周在一次会议上对议员们说,她所在的机构将把批准紧急使用中国民营药企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疫苗的时间推迟到明年1月底,希望届时能得到在印尼进行的试验的中期结果。

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负责国际业务的高级副总裁Pierre A. Morgon表示,阿斯利康和辉瑞等公司在开展国际临床试验方面比中国疫苗开发人员更具优势,因为它们有更多有经验的人员来开展试验,而且与外国监管机构有联系。康希诺生物正在与中国军方合作研发一种疫苗。Morgon表示,康希诺生物预计将在明年初看到中期结果。

文章指出,中国疫苗研发人员不得不走出国门进行临床试验,因为几个月来新冠疫情在国内已基本得到控制。他们的西方竞争对手也在国外进行临床试验,不过他们在疫情严重的美国和英国招募了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在北京和西方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之际,中国的研究人员被这些地方拒之门外。

中国外交部5月13日证实康希诺正与加拿大合作,为未来在加进行疫苗试验铺平道路。图为一名自愿参加疫苗测试的人,参与魁北克生物制药公司Medicago的I期临床试验。(AP)

2020年5月份,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就作出了相关表态,让人开始期待中国会尝试通过共享自己研发的疫苗,在帮助全球战胜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报道引述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可靠的数据可能会阻碍北京为发展中国家供应疫苗的雄心。

不过文章指出,多个因素仍对中国有利。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组织共同发起的一项全球疫苗供应计划可能要到明年年底才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那些地区无法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竞争,从西方疫苗制造商那里获得初期生产出来的疫苗,这给北京创造了机会。

发展中国家政府的另一个考量是,中国主要的候选新冠疫苗可以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储存,不像西方的两款候选疫苗——一款是德国公司BioNTech SE和辉瑞研发的疫苗,另一款是Moderna研发的疫苗,需要在低得多的温度下保存。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潜在优势。

此外,德国之声亦对中国疫苗表示担忧。报道称,与西方疫苗生产商不同的是,中国生物技术股有限公司和国药集团尚未公布任何有关疫苗有效性的详细数据,因此难以与其它疫苗进行比较。

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11月25日援引中国国药集团公布的消息说,作为中国疫苗的开发商,该公司已向当局提交了批准新冠疫苗上市的申请书。官方称,百万疫苗接种者中没有出现严重副作用,只有很少的人出现轻微的症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