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10月25日报道,台法务部调查局南机站调查员餐叙时,席间有调查员聊天问大家,如果中共真的打来怎么办?与会的某高阶主管答,中共打来我就投降啊!

对此,民进党立委赵天麟25日受访时表示,他接获有关检举信息,在本月9日的立院”外交与国防委员会”会议上提及此事。而调查局也证实,相关人员已经被约谈。赵天麟强调,本意倒不是要惩处,而是以个案来提醒,台湾于两岸仍属战争威胁处境,主管国家情报的单位,被赋予的国家忠诚度跟军人一样,讲话虽是言论自由,但这人所扮演的角色,有一些言论是不可以、也不应该。

民进党立委赵天麟(左)对于“投降说”认为相关人员言行失当。(多维新闻)

其实,这很像十一年前的郭冠英言论争议,因为郭讲了”二二八”的实话,被民进党立委肉搜,在野党以所谓”辱台言论”为破口,要求马政府严惩当事人,郭最终以”蓄意欺瞒、言行不检、严重损害政府及公务人员声誉”为由被免职 。

但实际情况是,郭冠英在网络以笔名发表文章,并非以新闻局官员的身份公开投书,只因困扰了算计选票的国民党才被马英九拿来祭旗,以此奉上向绿营输诚的投名状。

其实,郭冠英讲的那些话,站在所谓宪法的高度,当推翻”中华民国”的言论都能被容许,守法合宪的统一言论不是更该被保障?退万步言,即便他讲了很多人不喜也不爱听的话,言论自由也并非”恭喜发财”才保障不是吗?

所以,十一年后,当马英九以”言论自由”声援中天,是否定了过去的自己。因为在处理郭冠英时,当年的他所扮演的角色和现在关掉中天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也并无本质的不同。

话说回头,这次”中共打来就投降”一事,虽然至今版本众说纷纭,各方莫衷一是。但必须厘清的是,若是私人聚会联络感情,无涉公务人员身份,那就并不存在所谓扮演角色的问题,如果这样就被检举,和戒严时代有何不同呢?

两岸关系71年:战争与和平

况且,依照”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国共产党是目前有效统治大陆地区的政治实体,自结束戡乱后,已经不能再被视为”敌对组织”,这是当年李登辉在总统任内确定的。既然不能视为”敌对”或”叛乱”,就没有”投降”的说法,只有如何融一的问题。尤其在2008年大法官释宪后,主张共产主义都已经不再成为法律的禁忌,表达对这一组织的拥护与否,涉及的也应该只是个人意愿的问题。

对照之下,民进党现在的”国安五法”还有”反渗透法”,把大陆重新列为敌对,不就是走了当年蒋介石戡乱的回头路。当台湾一边容许主张共产主义成立共产党,一边又要抓 “匪谍”,岂不矛盾。

当然,这不是法的问题,而是国家认同的分野。过去合法求统,现在成了亲中卖台,原来违法求独,如今倒成守护主权。三十年来,爱国叛国的定义比之当年已判若天渊,所以”投降”争议的背后,说到底还是 “国”的问题。

可若要捍卫”中华民国”,这块招牌不必等到动武,在台湾也早就吹弹可破,如今还能尸居余气,正因为有大陆在才勉强得保。而若要求独,真能和平脱中吗?一旦两岸开打若不投降,难道要像苏贞昌所言,扛起扫把战海滩战山上?

所以,问题不在吃饭闲聊者,是主政者该思考把台湾带向何方。须知,融一才有和平,台独必遭战祸,道理再简单不过!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