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11月24日发誓将恢复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和道德领导地位,“美国回来了,准备领导世界,而不是退出世界”。英媒评论称,这一外交政策愿景可能很难实现,中国已经承担了更大的全球角色,世界已经大为不同。

2020年11月24日,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和副总统当选人贺锦丽(Kamala Harris)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皇后剧院(Queen Theater)介绍他们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关键职位的提名和被任命者。(AP)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11月24日介绍了他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团队,强调称“美国回来了,将准备领导世界”,将加强在亚太与全球的联盟。

拜登24日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Wilmington)发表讲话说:“这些公务人员将一起恢复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和道德领导地位。这个团队反映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回来了,准备领导世界,而不是退出世界。他们体现了我的核心信念,那就是当美国与盟友合作时,美国才是最强大的。”

英国路透社24日对此发表评论文章称,在美国多年来退居世界二线,中国等竞争对手加入领导行列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欲重新夺回美国全球领导地位,要实现这一外交政策愿景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

拜登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获胜,盟友们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分析人士表示,尽管即将上台的民主党政府可能会在一些领域迅速扭转立场,比如重新加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放弃的《巴黎气候协定》(Paris Climate Agreement),但要夺回华盛顿放弃的全球权力将更加困难,这一趋势在特朗普执政之前就已开始。

圣劳伦斯大学(St. Lawrence University)历史学教授伊森斯泰特(Howard Eissenstat)说:“拜登在某种程度上加强了这些规范和制度,这将有助于巩固美国的地位。”

然而,伊森斯泰特指出:“他(拜登)不能做的是改变美国再也不是例外这一严酷现实:其他国家和地区能够而且将会在所有领域进行有效竞争。”

2020年11月24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离开位于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皇后剧院的过渡总部,并向媒体发表讲话。(Reuters)

文章指出,拜登将于2021年1月20日就职,届时他将面对一个与四年前他担任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副总统时大不相同的世界。从多边机构到援助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已经承担了更大的全球角色。

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助理国防部长的施莱弗(Randall Schriver)说:“如果谈论的是一场重返亚洲的巨大博弈,开始可能会看起来非常像奥巴马2.0,而不是拜登。但资源正在减少。”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也认为,拜登外交团队难以实现其有关目标。

拜登的挑战才刚刚开始,请回顾拜登宣布胜选时激动万分的情景:

李海东指出,尽管拜登外交团队成员经验丰富,精明干练,且有比较宏大的外交规划,但参议院的掣肘与短短四年任期意味着实现这些目标相当困难。未来在实践中其外交政策的具体走向更值得紧密关注。

中国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秘书长、教授陈琪与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薛静也认为,拜登可能将接手一个内外交困的局面。

这两位专家解释称:在内部,社会共识不足,各政治集团诉求对立严重,新冠肺炎疫情难以控制;在外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已导致了美国与盟友离心离德,要修复非常困难。尽管拜登政府仍可能压制中国,最终将会有心无力。

2020年11月24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过渡总部宣布他的国家安全提名人和被任命者时,由拜登提名的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发表讲话。(Reuters)

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并退出了2015年伊朗与世界大国达成的核协议。特朗普对北约(NATO)提出质疑,并拒绝对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等外交政策对手采取强硬态度,这些举动引起了盟友的不满。

此外,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和中国的分歧越来越大,中美在贸易、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以及香港和南海等问题上发生了冲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