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11月23日宣布现年43岁的亲信沙利文(Jake Sullivan)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从沙利文的从政经历和近年言行来看,他将是“拜登政府”政策智囊,能在对华强硬的华府氛围中,积极斡旋和调和同中国的矛盾关系。

沙利文最早2008年开始效力于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当时是希拉里竞选团队的顾问。希拉里执掌国务院后,沙利文担任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同希拉里到访过100多个国家。希拉里离任后,沙利文离开国务院,效力于当时掌控对华关系的副总统拜登,担任副总统国安顾问。2016年希拉里竞选总统和2020年拜登竞选总统,沙利文都是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

离开政府期间,沙利文曾在耶鲁大学任教,并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等智库从事政策研究。可以说,沙利文是一位“学者型”的国安顾问,也非一位左翼强硬派,这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时期重用军人的做法明显不同。

学者型顾问的最重要特征就是能够钻研、反思和制定美国政策,找出美国外交政策的不足。

根据希拉里败选的教训和特朗普执政时外交上的失败,沙利文总结出了一套被拜登采纳的调整方案,就是内修政理、外抚盟邦,从优势地位(Position of Strength)和中国开展竞争与合作,而且是强调竞争的合作,而非奥巴马时期的“重”合作“轻”竞争的“竞合关系”。换句话说,就是要把美国国内矛盾同外交利益紧密相连,制定外交政策时要考虑国内民众的利益。

比如,在科技领域的竞争,沙利文只支持限制和“国安”相关的技术出口与合作,而非全盘切断同中国的科技合作。与此同时,他强调,美国也要加大对自身科技和人才力量的投资,包括对人工智能、清洁能源、生物技术、云计算等领域的投入,尤其要加大基建和教育领域的投资。

归根结底,沙利文更看重美国自身的问题。在他眼里,特朗普政府打关税贸易战、封杀中国科技企业、单方面升级对华博弈,都是“自废武功”的行为。包括对中国的“围堵政策”(containment policy),沙利文认为也是一种让美国“自食其果”(self-defeating)的政策。

盟友关系也是如此。他认为,经历特朗普执政后,美国要承认自己的短板,认识到两三年内可能无法改变盟友对美国的看法,但美国必须放低身段,保持谦逊,花点时间,稳健地赢取盟友信任,从而提升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和领导力。

拜登任命的国安顾问沙利文是一位温和派学者型幕僚。(Getty)

在沙利文看来,在解决好内务,修复好盟友关系的同时,才能更好地从双边、地区和全球层面管理好同中国关系的关系。

他反对冷战思维、反对围堵政策、反对“反华”(anti-China)理念,主张在经济、军事、政治和全球治理四个竞争领域寻求和北京“共存”,以此确保美国利益,避免触发美苏对抗的那种“威胁认知”(Threat Perceptions)。

2017年,他在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演讲时曾提到,美国需要审慎思考,展现战略先见,和中国寻求一个“中间道路”,以鼓励中国在一个开放、公平、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中崛起,这在经济上对美国也有利。

2019年,他在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的文章中再次强调了这一点。比如,在台海和南海地区,中美高层领导人须慎重思量该地区的安全风险,在这些潜在的冲突地区学会如何“共存”。他建议美国强化同中国的危机管理,建立更多沟通渠道和机制,防止误判、避免冲突;尤其是强化两军高层交往,开展更为频繁和实质性的军事对话。沙利文明确提到,两军关系不能受制于两国政治分歧。

总体而言,相比其他对华强硬的内阁大员,沙利文立场相对比较温和,预计将扮演更多调和角色。即便国务院和其他部门迫于国内因素展现对华强硬,沙利文也会从中适度斡旋,在处理对华关系中平衡好竞争与合作、内政与外交、双边与多边之间的利益关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