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使如此,相比特朗普政府的全面对抗和极限打压,拜登的对华政策似乎能让中国/中共喘口气。不过,实际情形或许拜登是一个比特朗普更难缠的对象。特朗普打击起中国来看似无原则,给人的感觉很“爽”,可四年下来,中国应该已经适应了他的这种行事风格,美中关系在特朗普时期跌到谷底。因此从战略言,特朗普连任中美关系的未来反而是清晰的,不确定性只表现在手段和策略的运用上。但只要中国能够承受打击,痛苦只是短中期的,而特朗普对美国自身的损害可能是长期的,尤其如再让特朗普折腾四年,美国民主的灯塔很可能黯然无光,导致民主在全球受挫,从而也损害美国国力,因为受内政牵制,届时即使在抗中上全国一致,有可能也显得力不从心。

拜登是个更难对付的对手,主要在于中共害怕美国和西方世界合起来围堵中国,以及以人权和民主为名重新扶持中国国内特别是党内习近平的反对者,从中国社会内部和中共党内撬动习近平的统治。特朗普若连任,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特别是跨大西洋联盟的裂痕会越来越大,出于对美的不信任,即使华盛顿想联合它们打击中国,也不太可能得到积极响应,从而给中国分化美欧留下了可运作的空间。拜登当选很大程度上会改善美国在西方世界的形象,会使得欧洲对美国的信心部分恢复,欧洲会配合和响应美国的制华举措。也许中共不太担忧美国的一家围堵,然西方世界,或再加上其他一些发展中大国的围堵,对它无疑是个噩梦,中共就很可能不得不接受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和规则。

另一面,若拜登政府用普世价值和人权要求中共,聚焦中国内部的变革,给自由派以支持,从内部瓦解习近平的极权统治,对习和中共强硬派将会造成很大困扰。据我了解,虽然在习近平的改造下,包括这次美国选举,中共官员很可能对西方选举民主的看法会有改变,然亦可肯定,经过40年的开放接触和西方文明的洗礼,民主自由的种子在许多党政官员心中已经种下,在党内实行变革的条件和基础是具备的,只是这股自由民主的力量现今因为中国外部条件的恶化和习的政治高压而被压制。拜登如果启动这个力量,让党内和社会的自由派在西方支持下复苏,为习的统治制造内部障碍,恐怕是习最害怕的。

本月早些时候,北京一家理发店里的人观看拜登胜选演说的报道。
本月早些时候,北京一家理发店里的人观看拜登胜选演说的报道。 Tingshu Wang/Reuters

尽管如此,对拜登的人权民主牌和盟友牌的作用也要有个客观认识,不宜夸大。舆论有种错觉,认为特朗普政府不重视人权和意识形态。应该说,前期确实不太重视,尤其是特朗普为图利同习称兄道弟,惺惺相惜,但后期尤其今年以来,华盛顿对中共大打人权牌,无论香港、新疆、西藏、台湾,出台了多个法律支持这些地方的人权,乃至制裁香港和中共官员对人权的侵犯。美国政府还特意区割中共和中国人民,声称反对的是中共和习政权,虽然效果有待检验。拜登的人权民主牌程度上估计不会超出这些。

从此角度看,它可能不会对中共构成想象中的巨大杀伤力,大概率是回归奥巴马时期的做法,把人权的关注重点放在中国内地,尤其是针对个案的救济上。要使美国的人权民主牌达到应有效果,华盛顿应该重新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国际人权机构取得领导力,并协调盟友,持续对中国糟糕的人权纪录保持压力,采取多种方式制裁与救助,迫使中共改善人权,等等。

就地缘政治言,美欧跨大西洋联盟会得到强化,但美国和它的亚洲盟友在围堵中国的判断上有可能产生分化。华盛顿的多数亚洲盟友虽然不喜欢特朗普这个人和他领导下的美国,表面上对美国政府在南海等问题上共抗中国的呼吁不响应和选边站,但鉴于它们没有力量单个甚至联合起来对付中国,实际它们是欢迎美国的印太战略,希望美国以一种强硬方式介入南海事务。拜登上台后它们反而可能有些不放心,因为知道民主党政府不大可能为海域争端有同中国“不惜一战”的姿态和勇气,所以对华盛顿的联合抗中未必配合。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