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德國柏林,示威者舉高雙手,以示不會衝擊。(Christian Mang/路透社)

柏林的一个雨天

11月18日,柏林有一万名抗议者聚集,抗议德国议会讨论“感染保护法”(Infection Protection Act)的新内容。示威者在接近议会时,被催泪弹和水炮推倒。一段标题为 “新冠肺炎否认者被冲击!”的视频在Twitter上获得了近35万次浏览。

示威者皆举着特朗普和美国阴谋论组织“QAnon”的牌子,但这绝不仅仅是德国与美国社会现况的相似之处。美国大选,和近来受到热议的“西方民主危机”究竟有什么关系?

柏林抗议活动的消息在网上引起了两种反应:一方面,来自法国、英国、美国等地的网民表示支持,对经济低迷和自由受到新的限制感到失望。另一方面,许多其他网民称抗议者为“右翼极端分子”、“阴谋论者”,乃至直呼其“愚蠢”。

这种分裂的情况,和特朗普支持者们与民主党人的对立大同小异。一边是愤怒的普通公民,他们的很多观点确实不符合事实,但他们的不满却很真实;另一边是进步派的网民、记者、评论员,他们经常嘲笑前者的观点,无视他们的愤怒。

在整个欧洲和北美,从特朗普支持者到黄背心,民众的不满情绪被冠以各种名目:民粹主义、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反犹太主义、阴谋论…… 政治人士和媒体从业者批评这些运动,他们宣扬各种荒诞不经的观点,譬如“民主党人操纵了选举!”,“新冠肺炎疫情并不存在!”。评论员们轻视这些活动,也称它们正在给民主造成危机。

危机?什么危机?

在美国大选前几个星期,《纽约时报》等自由派媒体频频发布忧心忡忡评论文章。回望英国脱欧(Brexit)公投后的几个月,以及当极右翼候选人在法国、荷兰、匈牙利等欧洲国家获得广大民意支持时,主流舆论也频频出现人们对“民主正面临危机”的担心。

然而,“西方民主危机”到底是什么意思?特朗普当年是在公平的选举中当选的,英国脱欧也是当年多数人投票支持的结果,而反封城示威之所以发生,恰也体现了人们在民主国家可以上街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究竟危机在哪里?宣布“民主正在面临危机”的人,很少提供更进一步的解答。

2020年7月22日,纽约时报的一个社评,标题为“此刻,整个自由民主处于严重危险中”。(纽约时报)

其实,危机并不难找:在于不少人觉得民主制度不再为他们服务了。人们觉得被政治精英和主流媒体欺骗,他们几十年来一直承诺改善经济和社会状况,而工资和社会保障却一直在停滞不前乃至减少。

但对于身居政治和主流媒体群体的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专业人士来说,这些人的“愚蠢”信念使他们的愤怒不值一提。精英们不屑于问如何改善人们的生活,而只是一再试图让人们相信“现行体系对你们有利”。当面对这场“危机”,精英们的首要反应不是寻找诸如工资停滞不前、社会保障缺乏、阶层流通性受阻等结构性问题,而是宣判这些愤怒的人“是错的”,并试图让他们承认自己的错误。根据精英们的说法,解决民主困境的办法,是进行更多的“Factcheck”(事实查核)。

根据精英们的说法,解决民主困境的办法,是进行更多的“Factcheck”。

自从美国大选落定以来,西方媒体似乎认为拜登的胜选会让所谓的“危机”消失,又或是至少会开启“拨乱反正”的过程,尽管他在大多数关键州只以毫厘之差赢过特朗普。值得考虑的是,特朗普的支持率在过去四年里其实一直在攀升:他今年获得的选票不仅比2016年多,甚至比2008年的奥巴马,乃至历史上任何一个胜选总统获得的都更多。至少在2016年,特朗胜选的时候,大家都在问“这怎么可能?”。而这一次,特朗普虽败,但特朗普主义已经牢牢占据美国政治的核心位置。

酝酿已久的危机

其实,这个危机远在特朗普、脱欧或假新闻之前就存在。2004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竞选连任期间,法国记者哈利米(Serge Halimi)访问西维珍尼亚州时,他就指出:

“任何观察者都可以看到大多数知识分子和专家的社会孤立,看到他们的个人主义和自恋,看到他们对大众传统的蔑视,以及他们对内陆继续支持布什的‘乡下人’(hillbilly)的鄙视。这引起了强烈的不满,也为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共和党人提供了谋生的空间。”

任何观察者都可以看到大多数知识分子和专家的社会孤立。

法国记者哈利米(Serge Halimi)

这些文字,放到2020年,用特朗普代替布什,也依然作效。

在欧洲,情况也差不多。新冠肺炎否认者、脱欧派、黄背心和其他相似的社会运动都是长期以来的怨气和不满情绪开始爆发的迹象。

什么怨气呢?18日柏林抗议者举着的牌子上可以看到:“我们想要回我们的生活”,“监控银行,而非公民”,“该封的不是城,而是他们”(No to lockdown, yes to lock them up)。

11月18日,德国柏林,示威者反对国会赋予默克尔政府更大权力,拉起示威标语。(Michael Sohn/美联社)

从众多阴谋论中,并不难读出人们的不满:人们对自己的生活条件不满意,不相信政客会帮助他们,不觉得民主机构是“民有、民治、民享”。任何以“民主”自居的政府都应该认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危机”。

“群众既缺乏事实准确性,也没有判断力,这并不奇怪,因为他们远离国家事务,只能通过对他们公开的有限信息形成观点……一面在公民不参与的情况下处理事务,另一面希望公民对这些事务不发表意见,这是愚蠢的最高境界。”

一面在公民不参与的情况下处理事务,另一面希望公民对这些事务不发表意见,这是愚蠢的最高境界。

哲学家斯宾诺莎(Baruch Spinoza)

这是近450年前欧洲哲学家斯宾诺莎(Baruch Spinoza)在其《政治论》中写下的,却与今天的情况产生密切共鸣。

2020年民主失调的真正原因不是假新闻或特朗普,而是一种双重失能:其一,无法服务人民;其二,无法让人民真正参与政治。西方国家的工人阶级二十年来一直面临着社会和经济状况缓慢下降的问题,现在他们希望在治理国家方面有更大的发言权。任何“事实查核”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