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于当地时间11月18日决议驳回中天新闻台换照,7名委员一致投下“不予换照”的处分,一待12月11日执照到期,中天电视台便面临停播命运,由其他新闻业者替补。在历经五个月的审查后,此一结果虽不令人意外,却也令人看透了蔡政府“遇事不决怪中共”的本性。

虽然早有许多人预言中天电视台换照失利的结果,过程中政治因素的介入与操作亦极其明显,但NCC既然自称为“独立机关”,当然还是要给社会大众一个合情合理的交代。对此,NCC主委陈耀祥的回答是“集团总裁蔡衍明介入中天运作,且内控机制失灵,导致违规与申诉案件过多,且难以预期改正”,因此驳回换照申请。

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18日讨论中天新闻台换照案,最后做出不予换照决议,并于下午举行记者会。(中央社)

所有人都很清楚,每家媒体都必然有其立场,也必然会受到上层指示影响报道方针,所谓能够“畅所欲言、不受公司限制”的记者存在于新闻伦理,却难以存在于现实。这点也并非台湾所独有,当黎智英因与新闻自由无关的罪名遭警方约询搜索时,台湾民众为何高呼香港新闻自由已死?黎智英身为媒体老板,不是应该从根本上与媒体报导无关,又何来影响苹果报导走向的问题?

此外,申诉案件多充其量代表了他被民众投诉的情况较为频繁,但能代表他确实比别家媒体更加低劣或制造假新闻吗?被投诉的原因与台湾政治倾向的变动有极大关连,从2019年起台湾充斥着“亡国感”与“反中”情绪,中天成为蓝营的取暖天地,也成为广大“台派”的眼中钉,当然也更容易被投诉。

这不代表中天没有瑕疵、没有制造无聊、低俗甚或不真实的信息,只是单纯的投诉数量难以说明中天电视台的违规比其他人更加严重。绿媒造神及虚假报道不严重吗?同样严重,但民众不以为意,因为绿媒所做的大多是针对蓝营及大陆的抹黑造假,并不会加剧台湾人的“亡国感”,自然也没有查证与投诉的必要。

说穿了,不论是老板介入媒体、制造假新闻或是媒体控管素质不佳本就都是借口,中天“亲蓝”、甚至“泛红”的政治属性,造成台湾人被统战的恐惧才是根本问题,相较之下,绿媒的新闻虽然同样造神造假,也同样受到上层指示,但因为增添了台湾“抗中保台”的勇气,才因此未受追究。

旺中集团董事长蔡衍明表示,NCC用“假标准”扼杀中天新闻人的专业,完全就是政治操弄。(Facebook@蔡衍明)

但中天的政治倾向及报道方式不是一天两天,为何近年民众的反应变得特别敏感?这也肇因于2019年后,民进党终于发现利用“反中”的意识形态治国,以“遇事不决怪中共”的方法拉拢民意、转移内政,实在是个过分简单的无本生意。

其实台湾民众大都清楚,民进党的执政能力实在称不上优异,否则2018年的地方选举,也不会面临如此剧烈的民意反弹,但绿营不会执政,不代表不会搞斗争,甚至很好的利用了大陆对于推进两岸统一的布署,作为隐瞒自己执政无能的挡箭牌。无缘加入国际组织,中共害的;邦交彻底失守,中共害的;军机自摔,中共害的;甚至连泛绿立委助理贩毒,台派都可以说是中共派来的卧底。

以前台湾综艺节目中反讽的用语:“这一切都是阿共仔的阴谋”,这两年在台湾竟理直气壮的上演,其他媒体的不同意见或对政府的质疑声浪,自然也被蔡政府操作为统战台湾、危害台湾主权的假信息,也总有一群“学者专家”们十分配合政府的说词,言之凿凿的告诫台湾人,信息统战对台湾危害多深。信息战当然有,但总将对大陆的正面报道、不利于台湾的消息、以及对于两岸关系的担忧全数挂上“红媒”与“信息战”的大帽,进而否定其可能的真实性,才是对台湾真正的危害。

中天新闻台续牌期间,一直呼吁民众关注NCC是否公正合法行使审查的职权。(中天新闻)

其实从中天换照失败后,民间一片叫好的“反红媒”声浪便能得知,NCC之所以能正大光明的对中天新闻台开铡,不过就是建基于反中的民粹与拒统的恐惧。但蔡政府的可议之处,便在于平时总爱以民主自由作为自我标榜,但面对新闻媒体时不使用正规的法律程序,由更加独立公正的司法体系进行审判,反而惺惺作态的让自己人成立的假独立机构进行审查,其中多少政治因素介入其中,大众其实早就心里有数,不过是有人看得痛快,有人不以为然的差别。。

NCC此次处理中天,不会为新闻专业树立任何典范,它不过就是“怪中共”逻辑下的替罪羊,所谓“不被介入、独立自主”的媒体也依旧是个存在于幻想中的乌托邦,即便中天不在了,绿营也只会继续塑造出更多的“中天”,来作为台湾停滞不前的借口。其实再怎么谴责对岸,北京也不会因此停下脚步;关掉再多家“中天”,台湾人最担忧的“统独问题”也不会因此迎刃而解,其结果,也不过是让“遇事不决怪中共”的蔡政府,再次显露了他们口中的民主自由多么廉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