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结束后,我和我的网球搭档不再握手——但是,既然我已经碰过了他碰过的网球,那还有什么意义呢?”杰夫·戴尔(Geoff Dyer)在今年3月为《纽约客》(New Yorker)撰写的文章中写道,他抓住了细菌恐惧征的时代特征。。

别碰这个

在香港,官员们增加了一队机器人来清洁商场和地铁车厢的表面。
在香港,官员们增加了一队机器人来清洁商场和地铁车厢的表面。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从内罗毕到米兰,再到首尔,穿着防护服的清洁工人在公共场所进行熏蒸消毒,尽管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这些化学物质可能弊大于利。

在香港,最初的SARS疫情导致299人死亡,这里的电梯按钮上通常覆盖着塑料,每天要清洗多次。在一些写字楼和地铁里,工作人员在乘客经过后用消毒过的抹布擦拭自动扶梯扶手。清洁工在公共场所喷洒抗菌剂,一支机器人队伍也加入进来,清洁地铁车厢表面。

几位香港科学家坚持认为,这样的深度清洁不会有什么坏处,并且支持政府严格的社交距离规定,以及该市数月来坚持让几乎所有人都戴上口罩的做法。

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表示,在截至9月的这一季度中,该公司个人清洁产品的销售额增长了30%以上,在全球所有地区都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其中大中华地区的增幅超过20%。

空气传播呢?

香港的许多餐馆在餐桌之间安装了分隔板。
香港的许多餐馆在餐桌之间安装了分隔板。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5400例,死亡人数为108人,与其他任何城市相比都是很低的。然而,一些专家表示,香港在应对室内气溶胶传播风险方面进展缓慢。

早些时候,官方要求香港餐馆在桌子之间安装分隔板——类似于去年10月美国副总统辩论时使用的那种脆弱的、基本上毫无用处的保护措施。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