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关系基调既定的情况下,拜登与特朗普的风格不同可能形成另类的中美冲突,这是中国应对下任美国总统的准备。(Getty)

特朗普(Donald Trump)拒不承认败选似乎并未影响到拜登(Joe Biden)迎接总统权力的准备,根据11月10日拜登公布的数百人的过渡团队名单以及其与各国领导人的通话内容等来看,虽然拜登的政策方向将与特朗普有很大的不同甚至会与特朗普政府持相左意见,但中美全面进入战略竞争时代大概是特朗普在任期间留给下任美国政府最大的政治遗产。

当对华强硬在特朗普任期内已成为美国两党的共识,本质上说,此次美国大选对中国而言就是对不同风格对手的判断。无论是关注议题,还是施政手法,显然,拜登与特朗普是两套不同的打法。相比特朗普打着“美国优先”旗号而采取的一系列单边主义行动,拜登或许会着手重新修补与盟友之间的裂痕。例如在处理与欧洲、日本的关系上,拜登将不会采取与特朗普那般“亲兄弟明算账”的姿态。

在对华关系上,或许没有了粗暴的关税大棒以及丝毫不顾及民主国家形象的打压,但是中美冲突大概率仍是难以避免的。

这种冲突会表现在气候、经贸等议题上。

日前,“待定总统”拜登已先后接到来自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领导人的贺电,所谈内容涉及气候变化及地区安全等问题。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11月12日称,他与拜登谈到了两国在碳排放领域的共同问题,以及减排技术,但没有提及敏感的净零排放截止期限。

拜登此次的竞选纲领除了包括应对疫情、医疗改革、恢复经济等内容外,还将计划重新加入特朗普政府退出的巴黎气候协议(Paris Agreement),以及设定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环保一直是美国左翼人士与欧洲盟友价值观体系内的传统共同话题,拜登选择以环保为切口巩固其国内支持基本盘,对外挽回被特朗普政府所伤的盟友心,是一个再聪明不过的打算。

但是在特朗普在任的4年,情况已经有了变化。从2017年6月特朗普誓言要退出协约到2019年协定期满3年后美国提交退出文件,再到美国2020大选结束日的11月4日,美国终于开启了他完成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程序的第一步。在此期间,中国紧随美国的退约声明宣称将坚定履行协议的相关承诺,致力保护气候。

拜登9月14日在美国特拉华州发表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演讲,这一议题在其最近与各国领导人的通话中都有提及。 (AP )

2020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首提了中国的碳中和目标,当场承诺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此前中国虽然表示将在未来十年内将碳排放达到峰值,但对净零排放目标一直没有一个明确期限与承诺,因此,英国媒体BBC在报道这一消息时写道“习近平对中国应对碳排放的大胆声明让这次联合国会议参加国感到意外。”

就在中共刚刚发布的下一个“五年规划”的方案里,其中大篇幅提到绿色发展,并十分详细地写明“降低碳排放强度,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到碳排放峰值,制定二〇三〇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

中美在气候变化议题上的立场调转令连日为拜登呼吁的《纽约时报》不无担心地写道:拜登想要成为美国首位气候总统,就必须在世界舞台上与他的头号对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打交道。不幸的是,对于这位美国候任总统来说,他在一开始处于劣势。

不过,对于拜登来说,如果他成功就任,在2021年11月于英国格拉斯哥(Glasgow)举行的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COP26)上,美国将有与中国在这一领域交手的机会。

除了气候议题外,中国刚刚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也将成为继贸易战后的中美经贸新冲突点。

11月15日,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15国在越南河内东盟峰会上签署RCEP涵盖了全球30%的经济和30%的人口,其的成立与美墨加、欧洲经济体形成三足鼎立之势。虽然中国在其中并不是一个主导者的地位,但是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这一没有美国的经济组织中自然是一个十分惹眼的角色。

此外,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与产业升级,RCEP将不仅是短期内中国应对美国贸易战的方案,也符合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方向的调整,以及增加在亚太地区贸易规则塑造的话语权。

其实在竞选期间,拜登曾表示将集中精力应付美国疫情以及恢复经济等任务,对新的贸易协议谈判并没有表现出过多兴趣,但是在RCEP签署后,拜登仍然抑制不住情绪很是激烈地反应道“我们要与其他民主国家结盟”,而不是将制定道路规则的权力交给中国和其他国家。自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此番加入RCEP的有7个TPP国家。

最新的消息是,当地时间11月17日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也向拜登祝贺,除了谈到新冠肺炎与气候变化等议题,拜登的过渡团队还称拜登希望与南亚裔第一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一起加强和扩大美印战略伙伴关系。

拜登团队的这一声明对中国的针对意味明显,作为RCEP创始成员国之一的印度最终没有加入这一协议的签署令外界已经关注,此外,其在中印边境西段陷入与中国长达数月之久的对峙。拜登与莫迪的这通互相需要的电话,其实已经回应了有中国的RCEP。 有分析认为,即使回头加入TPP概率很小的情况下,拜登也势必将在亚太贸易规则的制定中有所行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