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15个经济体于11月15日正式签署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台湾则被排除在外,引起诸多关于台湾产业恐受冲击和被边缘化的讨论。面对质疑声浪,台行政院长苏贞昌除了强调台湾“所受冲击不大”外,经济部长王美花更强调,政府将会争取加入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议)突破困境。

不论被苏贞昌评为“冲击不大”的RCEP,或是王美花现正瞄准的CPTPP,都是蔡英文于2016年就职典礼时,曾大力宣传要带领台湾加入的区域贸易协议,如今加入RCEP失利,王美花则不认为是失败,因为加入RCEP需要所有成员同意,而大陆必然会提出要台湾遵守“九二共识、一国两制”,她反问“大家可以接受吗?”

王美花也安慰民众RCEP的自由化程度较低,不是主要争取的对象,由日本主导的CPTPP,才是台湾要进一步争取的目标,日本也多次表对台表达欢迎。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也表示,台湾的努力得到很多国家的欢迎,等到CPTPP订出更清楚的入会规范就会有下一步动作。

2020年11月15日,東盟十國以及中國、韓國、日本、澳洲、新西蘭等國家領導人以視頻形式參加RCEP簽署儀式。(新華社)

由此可见,在把RCEP的影响程度形容为最低的同时,蔡政府也将CPTPP作为因应未能加入RCEP的重要替代方案。问题在于,若如王美花所言,台湾无法加入RCEP主因是在于两岸关系,那台湾在加入CPTPP的问题上便能绕开大陆吗?

2017年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行政命令退出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后,TPP改组为CPTPP,原本22条由美国主张但他国反对的条文也因此冻结,但随着拜登(Joe Biden)将成为下任总统,台湾分析美国极有可能重回CPTPP,而如何借着美国的助力让台湾参与其中,也是蔡政府目前对外的对外说词。

但可能加入的不仅仅是美国,中国大陆总理李克强于今年6月也曾公开表态,愿意以开放透明的态度,考虑加入CPTPP,这也为台湾能否加入埋下隐忧。虽有学者认为,CPTPP虽由日本主导,但实际是为美国进行看守,在此前提下,大陆能否如愿加入,还要看中美日三方的关系平衡,大陆尽管有意愿,却未必能如此顺利。

根据CPTPP协议第五条的规定,任何经济体在寻求加入之前,都必须先与其他缔约方展开谈判以取得同意条件,因此大陆的加入与否,确实可能受到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所影响,然而大陆可能受到的牵制,对台湾而言却也面临同样困境。

邓振中表示,等待CPTPP订出一个更清楚的入会规范后,台湾会参考其他国家的意愿、申请入会的作法,再进行下阶段的动作。(陈卓邦/多维新闻)

尽管大陆现在尚未加入,但与大陆签有自由贸易协议的秘鲁、澳洲、智利、新西兰、新加坡等国都是CPTPP的成员国,其中智利更力促大陆加入CPTPP,而澳洲在签署RCEP后,其贸易部长也表达藉此改善与北京的紧张关系的意愿,反观台澳间的ECA至今仍未有后续,而中日民间关系虽不算友好,但官方来往仍趋于平稳,几名CPTPP成员国究竟是会不惜得罪北京力挺台湾,还是各自打着如意算盘,台湾似乎难谓有多少把握。

从台湾进出口贸易比重可知,CPTPP成员国占据了台湾平均出口百分比的21.39%,平均进口百分比更高达28.8%,占据台湾进出口贸易总额的4分之1,能否加入CPTPP,对台湾影响不可谓不大。但现实之处在于,如果王美花对于无法加入RCEP的理由是肇因于“九二共识”等两岸因素,难道加入CPTPP就不能绕开北京吗?情况显然并非如此。

事实上,当赖清德还在担任行政院长时便曾表示,台湾推动加入CPTPP的修法很顺利,但政治上遭遇很大的阻碍,原因“完全是因为中国大陆的阻扰”,且依两岸情势来看,打压力道应该会不小。赖清德说这番话的时候是2018年8月,“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尚未成为话题,香港反修例、特朗普等炒作“反中”的因素也未被极力炒作,如果在当时北京就如赖清德所言会“强力打压”,那在如今更加恶劣的两岸局面下,难道有可能轻易放行吗?

王美花怎么定调RCEP失败的原因,在CPTPP便有可能面临相同问题,当然,蔡政府也大可故技重施,于CPTPP无望后将希望转移给台美贸易协议、抑或新南向政策可能有何重大突破,再度带给民众充满台湾前景无限、不需倚靠他人的志气与想象,毕竟蔡政府无法达成的事情,大部分都“冲击不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