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只要特朗普一走,我们就应该忘记这个共和党的行为吗?然后让它的领导人说:“嘿,美国同胞们,特朗普试图用毫无根据的主张推翻选举——我们也跟风说了说——但现在他走了,所以你们可以相信我们接下来会干好事。”

所以乔·拜登(Joe Biden)能在这次选举中获胜,我们真是太幸运了。如果特朗普输掉大选,共和党人的表现就是这样,想象一下,如果他赢了,共和党会有多愿意容忍他的过分行为?任何红灯也无法阻止特朗普了。

最了解这一点的,是世界各地的民主人士,尤其是欧洲的。因为他们已经在土耳其、匈牙利、波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以及菲律宾,目睹了特朗普那样的右翼民粹主义者让自己当选,然后控制法院、媒体、互联网和安全机构,利用它们来削弱对手,并且在位子上赖着不走。

海外的民主主义者担心,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同样的政治病毒会降临美国,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他们担心,美国在1800年赠予世界的核心民主理念(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在选举中败给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并和平地移交了权力)将会枯萎,破坏全球的民主运动。每个独裁者都有胆子对红灯视而不见。

法国外交政策专家多米尼克·穆瓦西(Dominique Moïsi)对我说,看到一个美国总统真的要试图破坏自由公正选举的结果,“是对全世界民主主义者的一个警告:不要对民粹主义者漫不经心,他们不会像亚当斯输给杰斐逊那样,轻易地放弃权力。”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