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宫后会采取何种对华政策引发舆论的关注。相比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的单打独斗,拜登可能更倾向于与盟友联手。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1月17日在出席彭博社创新经济论坛时被问及这一话题时,回应称:“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一个会排除其他国家的联盟,尤其是一个没有中国的联盟。我想这不仅是新加坡和亚洲国家,即使在欧洲,也有一些国家希望与中国做生意。这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觉得这样更好。”

李显龙“隔空喊话”美国不要将中国排除在外,同时也凸显了中国在多边组织框架下的分量。这被认为是示好中国的一种表态。

李显龙的表态代表了东盟在处理中美关系时的态度。图为2018年11月15日,第33届东盟峰会及系列会议在新加坡落下帷幕,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主持闭幕式。(Getty)

这不是李显龙第一次做出类似的表态。今年(2020)年6月,李显龙在美媒发表署名文章,言及美中对抗的危害,称亚太国家不希望在中美间选边站。

2019年8月,他在2019年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中称,美国需努力与中国建立有建设性的双边关系,并认识到阻止后者的崛起“既不可能也不明智”。在同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他也表示,以美国为首的各国也要去适应一个更具影响力的中国,并接受其会继续壮大的事实,硬去阻挡并非明智之举。

对于美国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改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他明确称“欢迎中国加入”。在南海、“一带一路”倡议等地区议题上,李显龙也表现得比较“亲华”。 

但这并不是李显龙看待中美的全部。在6月的那篇署名长文中,李显龙指出,美国的存在“对亚太地区继续至关重要”,“亚洲之所以繁荣,是因为二战结束以来一直维持着的“美国治下的和平”提供了有利的战略环境”。“中国尽管军事力量正在增加,中国仍将无法接替美国(在东南亚发挥)的安全作用。”对于美国退出的TPP,李显龙仍希望美国能重返。

要知道,奥巴马(Barack Obama)任内,李显龙曾为“亚太再平衡”摇旗呐喊,曾要求各方尊重南海仲裁结果,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曾有过犹豫。

联系起李显龙在中美议题上来来回回的表态,就不难得出这样的判断:新加坡没有绝对站队中美某一方,他在积极评价中国的时候同样也在肯定美国。新加坡不会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当舆论更多关注李显龙要求组建的联盟不要排除中国时,也不要忽略他可能没有说出的那层意思:排他性还意味着不能排除美国。如果亚太地区的多边合作组织变成了“有中国没美国”或者是“有美国没中国”的模式,这还是新加坡口中所说的“要避免冷战结果”吗?

从李光耀时期开始,新加坡就深谙平衡之道。中美博弈日趋激烈的当下,选边站的风险要比不选边的风险更大,李显龙想必也会非常清楚。

环顾四周,可以发现采取这样外交策略的国家比比皆是,即便是美国的盟友,韩国也拒绝加入“印太战略”,菲律宾与美国南海军演的同时,称中国为“朋友”、在南海上推进与中国的石油勘探合作,即便与中国在意识形态一致的越南也在推进与美国的军事和经贸合作,更不用说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家,同样也是尽可能在中美之间维持一定的平衡。

新加坡等在中美之间游走,可能被外界指为是“骑墙”,是摇摆不定,但这是一种相对中立的态度,是在大国之间不偏不倚,绝非成为某一方的“附庸”,借此,其利益可以实现最大化,避免成为两方斗争的牺牲品。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蔡英文政府明确站队美国,在对抗北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新加坡等的精明显然他们没有学到,也未能从中受到启发。这是相当不明智的做法,现在,台湾不止面临北京随时的敲打,还面临随时被美国“交易”的可能,如此下去,自己的生存空间只会不断被挤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