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

  2020年6至7月,我国江淮流域遭受了本世纪最强的持续性梅雨的侵袭。据应急管理部报道,今年的梅雨开始早、结束晚,梅雨季长达62天,梅雨量为1961年以来最多。自6月份以来,长江中下游接连出现10次强降雨过程,特别是7月以来的雨带再一次回落,与之前的降水落区重叠度高,造成了湖北和江西境内的堤坝决堤,对当地的生命安全、生产生活和防疫工作造成了重大影响。

2020年夏季江淮流域持续性“暴力梅”事件影响(图片来自各网络媒体报道)2020年夏季江淮流域持续性“暴力梅”事件影响(图片来自各网络媒体报道)

  为什么在厄尔尼诺现象不显著的背景下我国江淮流域发生了持续性“暴力梅”事件?

  气科院“次季节至季节研究”创新团队自今年7月初就开始了跟踪研究,并率先在国际上发表了相关的研究成果。该团队最新研究指出,除了传统热带太平洋和印度洋暖海温异常的影响以外,北大西洋涛动(NAO)位相的次季节调整是导致今年梅汛期降水量大、持续时间长的重要原因。

  在次季节时间尺度上,按照降水落区和梅雨锋性质,2020年梅雨可分为6月中、下旬的江淮梅雨期和7月上、中旬的江南梅雨期,前者对应梅雨暖锋结构,后者对应梅雨冷锋结构。

  暖锋降水受热带环流系统影响,低纬度高空南亚高压和低空西北太平洋副热带高压“相向而行”,为江淮地区提供了充沛的水汽供应和良好的抬升条件。冷锋降水则受中纬度强东北冷涡影响,大量冷空气南下至江南地区,局地水汽经向梯度加大,大量水汽在江南地区辐合。

  进一步研究表明,NAO位相转换能够通过调制欧亚大陆中纬度高空波列结构,造成梅雨锋面性质和环流结构的次季节调整,最终导致2020年超强梅汛期降水。

  评估欧洲中心的S2S模式预测结果,发现该模式能够较好预测出热带环流和暖锋降水异常,但对中纬度环流和冷锋降水异常的预测能力较差,这很可能是制约气候模式对梅雨降水次季节预测能力的关键,预示着未来次季节尺度模式的研究重点应该解决如何提高东亚季风中纬度环流的预测精度与时效这一科学问题。

2020年北大西洋涛动(NAO)次季节尺度位相转换对梅雨冷锋和暖锋降水影响示意图2020年北大西洋涛动(NAO)次季节尺度位相转换对梅雨冷锋和暖锋降水影响示意图

  目前,该工作相关论文已被美国地球物理学会期刊《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接收发表。论文第一作者是气科院刘伯奇副研究员,通讯作者是祝从文研究员。鄢钰函、马双梅博士,以及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李健颖博士共同参与了本项研究工作。

  (作者:刘伯奇,祝从文)

  参考文献:

  Liu Boqi, Yan Yuhan, Zhu Congwen, Ma Shuangmei, Li Jianying (2020):Record-breaking Meiyu rainfall around Yangtze River in 2020 regulated by the subseasonal phase transition of North Atlantic Oscillation。 Geophys。 Res。 Lett。, doi: 10.1029/2020GL090342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