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与“凡尔赛文学”有关的热门关键词频繁上热搜,迂回炫富的“凡尔赛体”成为一新流行,不只是一般的炫富文章,而是要“装一下”,文章中要隐隐透露出自身的优越感。大陆网友纷纷以凡尔赛文学玩梗、凡尔赛体始祖、反凡尔赛,只要扯到凡尔赛都能霸占微博热搜。

根据网友爬梳,最早解析“凡尔赛文学”被誉为是“凡学创始人”的是微博博主是“小奶球”,5月她就解析凡尔赛文学,她是留意到社交平台上许多人以一种“不经意”优越的状态分享奢侈的生活,例如牛奶不说牛奶而要强调是“瑞士”的牛奶。她也赋予凡尔赛学定义,包括先抑后扬,明贬暗褒,自问自答和灵活运用第三人称视角三大要素。

小奶球也举例,例如“老公送了我一辆粉色的蓝宝坚尼,唉怎么跟她说我不喜欢这个颜色”,看似苦恼,实则是明显的炫耀。但当时并未引起太大的关注,而是被另一个作家“蒙淇淇77”发扬光大。

大陆网友对于凡尔赛文学的探讨延伸出凡学。(网络图片)

蒙淇淇77定义 新“凡尔赛文学”

据蒙淇淇后来的采访表示,自己一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是凡尔赛文学,而是突然微博涌入了大量的人留言评论,一夕之间粉丝从14万爆涨到超过40万。

微博博主“蒙淇淇”因“凡尔赛文学”在网络走红。(微博@蒙淇淇77)

网友认为蒙淇淇的文章就是凡尔赛文学最有名的代表,以蒙淇淇的一篇微博为例,“三年前我第一次去别墅区,杭州西溪融庄,问阿姨住几楼啊,她一脸不耐烦地说,没有几楼! 都是几区几栋,一栋都是我家!后来我在北京换了别墅,人口申报,工作人员说,地址要补齐,准确到几零几。我轻轻说,不好意思,您再看看。她看了看说,啊,别墅区,不好意思。我说没关系,我以前也不知道。”

根据微博蒙淇淇的描述,自己有一个很爱自己的老公“卜先森”过著请得起保姆、买得起名车的,住得起别墅的生活,但是与小奶球所说凡尔赛是“与金钱地位无关,一种精神,谁都可以凡”定义不同,蒙淇淇强调的是她平常的生活就是如此,她认为自己只是平凡而爱晒的“凡尔赛”,但无论是别墅区、想哭到香港维多利亚港哭、老公的月薪和名车等,再再显示蒙淇淇并非“一般”的中产阶级,也使她遭受许多批评和嘲笑,也引发关于凡尔赛文学的各种讨论。

嘲讽贬低外看“凡尔赛文学”里的阶级

对于凡尔赛文学最主要的两种批评一是夸张的炫富,二是那种隐然不自知的装。但从中也可以剖析出在中国大陆发展以来后加大的阶级差距和大众对社交媒体形象的焦虑,从之前的假名媛事件就可以反映出这样的情况并延续到今日对凡尔赛文学的探讨。

经济快速发展加大,加大贫富差距也可以从蒙淇淇的访谈里窥见。例如,蒙淇淇提到,小时候会觉得躺在200平米空间的床上醒来觉得很扯,但现在觉得一点都不扯,她提到,“现在房子基本上都有200平米,几层楼的别墅差不多也是1000平米,我觉得那种面积已经很常见了,只是说小时候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此外,蒙淇淇更提到,跟身边的人相比,自己可能连中产都称不上。

这样的发言无意外的遭受许多批评,但或许是蒙淇淇的真实人生经验。因此,也有论者提到,对凡尔赛文学的批评会不会是因为上层的阶级生活无法想象,在其他阶级来看任何日常生活的社交分享,本身就是一种炫耀,再加上对社群媒体形象的焦虑,遂引起广泛对凡尔赛文学的挞伐。

当然,凡尔赛文学的确也显现当代人对于在社群平台上形象建立的攀比和中国大陆在经济发展快速下对物质、名牌等的追求,但这类物质追捧早在郭敬明的作品里就有影子,更广泛地出现在网络的霸道总裁类型的小说里。只是在社群媒体时代让人与人,阶级的差异也更加明显,凡尔赛文学热度遂久久不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