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中油日前宣布,在非洲乍得探勘油矿多年有成,在该公司担任矿区经理人的奥瑞(Oryx)油田挖出的95万桶原油即将于12月初运抵高雄港,而官媒中央社还以多篇特别报导宣传中油为台湾写下“能源自主的历史新页”。

虽然官方宣传的是能源自主,但是台湾社会的关注焦点,则放在中油在当地矿区的合作伙伴,除了乍得政府外,另有中国华信能源旗下的海南华信,持股跟中油同样是35%,官方甫宣称的“能源自主”随即受到中油“有无主导权”的质问。

台湾中油历年探勘油矿多有努力,图为屏东出火特別觀景區內的火,40年來未曾熄滅,即是中油公司在當地鑽探天然氣所遺留下來的。(屏東縣政府)

乍得油矿对台湾能源自给率帮助不大

实际上,台湾中油在乍得的矿区包含BCO III、BCS II、BLT I,主要是在2006年台湾与乍得断交前所洽签,经过十余年的探勘,如今投产的是其中的奥瑞油田,日产原油5,800桶,而中油每日可依比例分到2,000多桶,跟台湾每日需要原油约100万桶(据2019年全年原油供给换算)相比,仅有不到0.3%的贡献,几乎无助于提升能源自给率,就算整个油田目前估计的3,400万桶原油都挖出来,也只能让台湾用34天而已。尤其,中油还表示,若将乍得原油运回台湾,每桶油的保险加运费尚要价3美元,以目前国际油价水平,若能在当地就近卖出才更划算。

虽然台湾经济部10月29日的数据显示,台湾目前的油品存量为857万公秉、可供全台149日使用,远高于法律规定的90日;但同样根据经济部的统计,就长期趋势来看,台湾自产原油逐年下滑的趋势并未缓解,2016年还有8,446公秉的自产原油,到了2019年只有3,850公秉,2020年前9月更只有1,523公秉,占同时期台湾原油供给总量仅仅为十万分之四点六。所以,虽然不能否定乍得油矿对于台湾能源自主有些微帮助,尤其该矿区是中油第一次担任海外油田经营人,但若要说成是“能源自主的历史新页”,显然稍嫌夸张了。

海外勘油并非“独立自主”

此次引起争议之处在于合作者是中国大陆公司。据中油揭露,陆资海南华信(华信能源旗下子公司)拥有乍得矿区的35%股份,而对于有台媒报道海南华信常常在股东会上箝制中油、甚至传出因为华信能源已宣告破产,海南华信可能将股份卖给另一陆资金帝集团,对此经济部则强调有主导权的矿区“经营人”是中油,中油发言人张瑞宗也称,寻找合作方共同开发是“非常普遍的惯例”,尤其该油田还是高风险的“边际型矿区”。

事实上,油田的探勘和营运本来就是高风险的投资,除了长时间等待、挖不到油或政变影响外,也有安全和生态顾虑,例如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BP)爆发墨西哥湾漏油事故,除了耗费数十亿美元进行后续清理,更以208亿美元的天价金额才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

而英国石油这样的行业巨头能够承受巨额赔偿的风险,不代表其他各国石油公司也有能力负担,所以各国中小型能源公司通常都是以合资方式来分摊风险,此次乍得油田即是中油在2015年底,将一半股份卖给陆资海南华信,整个契约并在2016年9月完成, 2017年7月14日乍得总统核发开发生产执照颁令,同年进入25年之开发与生产期,直到2020年3月才正式投产,从2003年台湾与乍得政府首度接洽以来,历时已17年。

台湾中油位于非洲乍得的油田,是首个中油担任经营人的海外油矿,对台湾的意义重大。(中央社)

放眼中油的海外布局,没有一处是独立开发,且不少油田都是跟大陆国营石油公司或陆资企业合作。中油专门成立“海外石油及投资公司”(OPIC)处理海外开矿业务,依据其年报,在非洲尼日是与中石油西非公司尼日项目公司(CNPCNP)合资、美国加州Guardfish矿区则与陆资华润石化(CRPC)合资、在厄瓜多与中石化、中化、西班牙国营石油公司(Repsol)、安第斯石油公司(Andes Petroleum)合资,只有在澳洲与印度尼西亚的矿区,才与壳牌(SHELL)、帝石(INPEX)、Lion Energy等非陆资公司合作。这跟目前两岸在南海有两块油田合作开发一样,都是“能源自主”的客观现实,也是在海外油矿开发和国际能源巨头挤压下的最便捷策略。

因此,如果以为台湾的“能源自主”是可以朝向百分百自给、或是独立挖油矿,那就太过天真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