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属于贾里德和伊万卡的马车与其他人不同,它没有整齐地融入特朗普政府由权宜之计和野心组成的混杂大篷车队:他们是更加光鲜亮丽的骗子。这种不协调给他们带来了特别的嘲笑,因为这是一个特别令人不安的例子,说明了人们会愿意做出什么样的权衡,他们可以说服自己做出什么样的妥协。
对于小唐纳德来说,从在非洲狩猎大型猎物,到对将其老爸称为“RINO”(Republican In Name Only,即“徒有其名的共和党人”,缩写意为犀牛。——译注)的政要喋喋不休,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飞跃吗?在他的老同学中,没有人会为此感到惊讶或惊骇的。

同样的威胁,新的猎物。

彭斯和庞皮欧的虔诚信徒们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吝惜对特朗普的崇拜,因为他们所有人共同发现了这种扭曲的宗教。没有一个严肃的观察者会对麦康奈尔感到幻灭,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个严肃的观察者对他抱有任何幻想。他只是做了他必须做的,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他的影响力。

但是贾里德和伊万卡呢?他们代表了那种有身份地位、长春藤校出身的精英、依赖全球化的美国人,也就是她父亲所讽刺的那种人。他们支持猛烈抨击那些从前的朋友。你可以说他们叛逃了自己的阶层。但现在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已经不再是他们的俱乐部会所了,他们真的会满足于自己的社交新家园吗?

从地理角度来讲,他们将在哪里安身?《名利场》(Vanity Fair)和CNN最近突出讨论了这个问题,它们或多或少地把他们描绘身背LV包的流浪汉。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