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担心他会做出一些对国家未来或全球稳定没有意义的鲁莽举动,”代表主要跨国公司利益的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会长鲁弗斯·耶克萨(Rufus Yerxa)说。“考虑到特朗普总统使用行政权力的历史,我们不敢保证未来几个月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尽管如此,“他能做的大都是通过行政命令和行政措施实现的事情,拜登政府很容易改变这些做法,”耶克萨补充说。

了解拜登竞选活动的人士说,他是否会撤销特朗普那些更严厉的惩罚措施,将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未来行为,包括中国是否会在南中国海、台湾和香港采取更声势浩大的干预行动。

中国已在最近提出了在技术上更加自力更生、让军队变得更强大的政策,以在更具对抗性的美国面前保护自己,同时继续巩固与其他经济伙伴的关系。周日,中国与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和越南在内的十几个国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简称RCEP),这个泛亚贸易协定将有助于巩固中国作为该地区经济主导国的形象。

拜登的贸易和外交政策职位任命将有助于决定他对中国采取什么做法,不过目前还不清楚他会提名谁来担任国务卿、商务部长和美国贸易代表等重要职位。

与拜登本人相同,他最亲密的顾问中有许多人在贸易和中国问题上有比较温和的记录,他们认为可以在一些问题上与中国领导人合作,尽管他们在其他问题上挑战中国领导人。但拜登的几名国家安全顾问对中国持怀疑态度。

无论采取什么做法,商业团体、经济学家和其他人士都希望有一个连贯的战略,不会导致特朗普的那种经济边缘政策,特朗普似乎喜欢那样做。

特朗普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了一次双边晚餐会。
特朗普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了一次双边晚餐会。 Tom Bren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虽然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为,特朗普让中国的安全威胁以及窃取知识产权等不公平经济行为受到关注,但他与中国打交道的做法也一直是交易性的,而且前后不一致。为了达成贸易协议,特朗普对习近平赞不绝口,把对中国侵犯人权的制裁推迟了几个月,还赦免了中国企业中兴通讯触犯美国法律的行为。他使用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论,比如把新冠病毒疾病称为“功夫流感”(kung flu),这些言论激化了美国各地攻击亚裔的行为。

“特朗普政府从未制定一个连贯、全面、有吸引力的贸易战略,”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经济学家、所长西娅·M·李(Thea M. Lee)说。“而是采取了杂乱无章的做法:这边加征关税,那边与中国谈协议,各种做法似乎互不相干。”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