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肆虐、美国大选结果之争仍未见分晓的时刻,东盟和中日韩澳新15国突然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可能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并由此引发中文媒体的评论潮。

中文舆论将其描述为“全球最大规模自贸协定”,由于该协定的达成,“美国围堵中国阴谋破产”。

历时8年的RCEP最终签署,无疑是一桩意义重要的事件,主要表现在:

受疫情冲击的全球包括中国经济,亟需更开放的国际贸易刺激,才能有效促进增长。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全球经济前景不明之际,达成这样一份多边自贸协定,“抱团取暖”无疑有助于在困难形势下改善各相关国家的经济。这是一个重要利好。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及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11月15日以视频会议方式参与RCEP签署仪式,此一全球最大自贸区正式宣告诞生。(中央社)

美中贸易对抗及美国的结构性改革压力,使中国经济的一个难以逾越的关键瓶颈凸显出来,RCEP的意义是为中国淡化美方的结构性要求、采取主动姿态实施有限的内部改革,创造了条件。

美中对抗到最后实际演变成国格之争,从而使美中达成协定的难度越来越大,RCEP让中国掌握了主动权,可以通过主动开放,一定程度上释放经济的活力。

开放符合中国的长期利益,签署RCEP有助于保持“双循环”战略的平衡,使开放始终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驱动因素。

美中长期对抗的结果,将使中国更注重内循环在经济中的支配性作用,并使外循环逐渐趋于枯竭。而RCEP为中国提供了外贸的更多选择,至少可以在最低限度下维持开放的格局。

这份协定的最重要的地缘战略意义是,它是一份没有美国人参与的贸易协定。即便拜登(Joseph Biden)成为下届美国总统,以某种方式恢复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的地缘经济战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中国已经下先手棋,促进签署RCEP的情况下,其效果也会剧减。

不过,RCEP成员国除了极少数国家——日澳韩新外,中国与其贸易互补性并不强,签署这一协定的结果将是,可能将成为东盟国家产品的出口市场,而中国的同类产品却会失去竞争力。

因此,这份协定的签署,对中国而言,是因应中美对抗的结果,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短期利益大于长期利益,而其全球最大,也主要体现在“规模”大,中国的贸易话语在这个机制里并不能发挥主导作用,而且其也不能发挥美欧曾在中国发展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RCEP成员国家与美欧对于中国的意义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四十年来的改革开放之成功,主要就是与以美欧为主体的西方国家构建了互利共赢的贸易关系,或者说得益于成为自由国际体系的重要成员。与RCEP成员国的关系,不能与美欧的关系相提并论,它们也不能取代美欧在中国经济贸易体系中的重要地位。

毋宁说,RCEP将成为中美关系恶化情况下的防御性策略,但长期稳定的增长仍然有赖于维系与美国的建设性合作关系。

2019年11月4日,泰国举行第3次RCEP领导人会议,印度当时亦在席。(Getty)

在美中对抗背景下,RCEP将难以成为保护中国经济的稳固堡垒,美国可以通过经济、政治和战略施压甚至直接通过制裁方式来破坏中国与区域国家紧密的贸易联系,在国家安全名义下迫使地区国家选边站队。

而从签署协定的国家来看,不是美国的盟友——日韩新澳,就是其伙伴——东盟,在选边站队的关键时刻,它们是不可能舍美取中的。

与此同时,作为主导方的东盟,在美国盟友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拱卫下,瞬间就可使中国陷入孤立境地。

RCEP的签署将进一步激发美国在地缘经济中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的决心,TPP的意义固然因为这份协定的达成消解,不过反倒促使美国政府认识到构建更广泛的印太排华经济体系的必要性,从而使下届政府无论由谁担纲,都不得不更积极地与中国开展地缘经济的战略竞争,特别是深化和提升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印太贸易和基础设施投资战略。

在RCEP内部,中国虽然体量庞大,但不具有真正的机制上的主导性,受制于东盟的主导地位及西方规则。

日韩澳新将可能利用RCEP的贸易规则和机制,对中国进行牵制,反过来,假如中国打算利用RCEP与美国进行地缘经济对抗的时候,会发现其伙伴国家大多与美国“穿一条裤子”,感觉无处下手,或者就像拳头打在棉团上。

因此,无所谓美国的“围堵战略”破产了,倒像是其在印太的关键盟友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韩国联手东盟缔结了一份约束中国的协定,更显微妙的是,为了达成协定,埋下了一个伏笔:实际承认印度只要主观上有意愿,就可以在任何时候无障碍地加入协定。

一旦印度加入RCEP,那么就使其天然地成为“包容性”的——接纳了中国的——印太贸易体制,一旦美国愿意,就可以通过其成员国中的盟友发挥地区经济贸易规则的战略引领作用。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业已在印太开展的经济、军事、基础设施投资等战略项目将在外部刺激下继续得到稳定发展,由此而论,其“围堵战略”不仅没有“破产”,而且新增动力和约束机制。

应当清醒的是,在发展成为与其力量相称的强国前,与保持一个世纪头号经济大国地位、领导和塑造数十年的世界秩序并在冷战后成为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做对头,并非明智之举。美国在水到渠成地“领导”并“塑造”世界前,在全球第一经济大国和二流国际地位的“冷板凳”上坐了半个世纪之久。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发自微信公众号“望远楼”,作者丁咚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