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政府将不会实施封城。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事。谁知道这将会是哪一个政府?我想只有时间能告诉大家。”11月13日在一场有关新冠疫苗发展的白宫谈话中,超过一周没有公开发言的特朗普终于首次承认下届美国政府或不再是特朗普政府的可能。不过,他随后却依旧在Twitter上发放选举舞弊的未经证实指控。

相较于在选举翌日清晨自称胜选、在选举后两日声称“合法选票”将使他“轻易获胜”等言论,特朗普的最新表态无疑是靠向和平权力交接的微妙转变。毕竟,在各关键州份都无望反超拜登、各州官司又难改结果的情况下,特朗普如果执意反胜,将会造成他自己也未必敢担当的宪政危机。

经常在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出席节目的名嘴里韦拉(Geraldo Rivera)就指特朗普曾与他通电,表示自己是个“现实主义者”(realist),并声言如果所有合法选票都点算完毕,会“做对的事”。

各州确认点票大限将至

随着关键州份选举部门正式确认点票结果的限期来临,特朗普正要作出一个重大决定:到底是要尽力延误点票结果的确认,以引发1876年《选举计算法》(Electoral Count Act)中的所谓“失败选举”(failed elections),希望靠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委任支持特朗普的选举人反胜,还是放下身段,以体面方式承认选举落败?

11月13日,特朗普在白宫再次就选举舞弊发言,要求进行重新点票。(美联社)

在各关键州份当中,乔治亚州(Georgia)的确认点票限期最早,定于11月20日;接下来的就是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和密歇根州(Michigan)的11月23日;亚利桑那(Arizona)和威斯康星(Wisconsin)两州的限期则分别定于11月30日和12月1日。

乔治亚州的共和党籍州务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已先行以选后例行的选票审计(audit)方式,决定进行全州人手重新点票。在拜登领先特朗普1.4万票的情况下,拉芬斯珀格已明言他认为重新点票不太可能改变现时结果。虽然拉芬斯珀格已成为特朗普点名攻击的对象,然而如果11月20日点票结果确认由拜登胜出,考虑到后者在多个州份更为明显的领先,特朗普将很难不接受败选事实。

而11月23日更将是决定性的一天,如果宾州和密州都正式确认拜登胜选,后者将稳定持有285张选举人票,越过270票门槛。此时特朗普再难有理由阻止负责权力交接安排的总务管理局(GSA)确认拜登为胜选人。

选举诉讼旨在拖延?

面对各州限期迫近,支持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已将原来各种针对特定点票争议的案件转为要求各州停止确认点票结果的诉讼。如果一些州份最迟到了12月8日也未能确认点票结果的话,选民投票未能确认该州选举人任命的“失败选举”就有可能发生,而将任命选举人的权力交到各州议会手中——上述5个关键州份的州议会两院也由共和党控制。

乔治亚州务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在11月11日宣布在该州进行重新点票,且点票将完全由人工进行。(美联社)

至今,这些州份的共和党议会领袖大都展现出不愿插手选举人任命的意志。乔治亚州州政府和州议会两院的共和党籍领袖上周都表明不会为选举事务另立会期;宾州州议会两院多数党领袖在10月中已撰文重申州议员将不会选择该州选举人;密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上周亦透过发言人指出该州法律不容许州议会直接选出选举人。

不过,一些共和党籍的州议员甚至是州议会本身也对该州的投票结果表示质疑。同时,亦有共和党主要政客呼吁民众要求州议员介入选举,例如共和党籍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选后就曾向福克斯新闻台呼吁民众要“打电话给你们的州众议员、州参议员”,指出宪法第二条规定总统选举人由州议会及其立法确定,因此州议会“可以提供救济(provide remedies)”。

各州官司前路暗淡

无论这些州份的共和党领袖能否“谨守底线”,特朗普最大的难关依然是支持他的团体至今仍未能提出被法院视为可信的证据,去拖延各州的点票确认程序。单在上周五,就有至少三宗在宾夕法尼亚、密歇根、亚利桑那三州的官司遭遇挫败。

宾州的诉讼关乎点票法则的争议,特朗普一方要求选举当局将有“信封上选民签名欠附选民全名正写和地址”等缺漏的约8,000张邮寄选票作弃,似乎是希望拉低拜登与特朗普在宾州的票数差距,让宾州进入重新点票阶段,以拖延点票结果的确认。然而,法官就认为该地(有共和党人参与的)选举理事会的决定并没有违反相关法律规范中“填写”一语,而且有关缺漏也不会构成选举欺诈。

特朗普私人律师、纽约市前市长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谈论该州选举诉讼问题。(美联社)

密州的官司则以共和党监票员的宣誓证词为据,提出选举舞弊、程序不当的指控(例如有监票员指有选举人员教导选民投票给民主党等),要求法院停止该州对点票结果的确认。此等以证词构成了特朗普约廿宗选举诉讼的主要根据,然而如果人们去翻阅这些宣誓证词的话,很可能会与此案法官得出同样的结论:证词指控含糊、并非亲身见证,而且在当中一个例子中“充满有关恶意动机的推测和猜想”。

亚利桑那的官司则针对有个别选民指其选票可能因“超额投票”(overvote)而在选举人员错误指示下变成废票的问题。问题在于,牵涉超额投票的选票只得约200张,对拉近拜登与特朗普的差距并无帮助。在得悉此数后,特朗普方面的律师已表示不会再要求当局重新点算相关选票。

这些官司的失败其实甚有代表性。虽然选举舞弊的未经证实资讯在网上疯传,然而在现实世界之中,支持特朗普的团体至今也未能提出选举法则有何重大争议、未能提出选举舞弊的具体证据,也未能提出有望扭转选举结果的案件。

目前,特朗普方面在宾州和密州都各有至少一宗要求停止确认点票结果的官司,前者依靠的是亲身投票与邮寄投票的不同点票方式违反宪法“公平保护条款”的法律观点,后者则有长达数百页的监票员宣誓证词。不过,如果此前选举官司的质素可作参考,此等诉讼胜算甚微。

共和党态度或改变

对于特朗普至今未言落败,继续质疑选举公正,主流共和党人的态度可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上周的发言所代表:“我们的制度正为此而设……特朗普总统百分之百有权去查究选举违规的指控,并冲量其法律选项。”他更呼吁人们不应以此为“异乎寻常”。其观望取态甚为清楚:不质疑特朗普、相信美国政治与司法制度将能公正地顺利解决纷争。

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11月10日在华盛顿见记者。他对特朗普在选举违规方面的表态没有做出反对,因而受到批评。(美联社)

虽然一些白宫要员依然甚为主动的支持特朗普——例如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破例授权下属在各州未确认点票结果前调查有关投票的“实质性指控”、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更称美国将“顺利过渡到第二届特朗普政府”——可是在麦康奈尔表态后,此前呼吁特朗普“不要认输”、“继续战斗”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等人都有所收敛。连一向紧跟特朗普路线、此前曾声言“特朗普赢了”、呼吁人们“不要沉默”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如今也只敢声言“我们”赢了,并说拜登“现在不是总统,不知到1月20日他是不是”。

同时,一众参议院共和党大老也似乎准备好迎接拜登入主白宫的事实。俄克拉荷马州(Oklahoma)参议员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以“总统当选人”称呼拜登,并带头呼吁拜登应该在上周末前得到总统机密情报,此论随后得到年资最长的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参议员多数党党鞭图恩(John Thune),密苏里州(Missouri)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得州(Texas)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甚至格雷厄姆等人附和,更不用说早已承认拜登胜选的温和派缅因州(Maine)参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等人。

如果乔治亚州的重新点票一如预期地未能扭转拜登胜选优势的话,11月20日当这个传统红州正式被确认翻蓝之际,加上特朗普毫无寸进的诉讼尝试,这位夕阳下的白宫主人即使不愿放弃其反胜最后一步棋,也似乎不得不在败象纷呈的形势下考虑一下“愿赌服输”的选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