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进博会于11月5日至10日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举办。本届进博会商业企业展共设置了六大展区,展览面积超过上届规模。图为物联网、人工智能、5G是科技装备展区的最核心构成。

自中国提出要“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外界对于中国下一步走向的猜测便不绝于耳。极端论者认为,“双循环”乃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闭关锁国”,是不得已的下下策。今次上海进口博览会,可以说再次给世界呈明了中国继续对外开放的意志。用习近平在开幕式上的话说,“各国走向开放、走向合作的大势没有改变”,“这(双循环)绝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更加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让中国市场成为世界的市场、共享的市场、大家的市场”。

该如何理解此次进博会的符号意义和实质意义?多维新闻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前驻纽约和旧金山总领馆商务参赞何伟文。在何伟文看来,本届进博会的成功举办,再次证明中国经济率先复苏给各国企业带来巨大商业机会,对处于全面衰退的世界经济也带来了新的希望。

多维:本次进博会是在疫情正在发展的特殊时期举办的,在疫情的防控压力之下,要举办一场货物和人口流动巨大的大型活动并不容易,尤其当前海外疫情如此严重。在疫情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举办这场大型会议的象征意义和实质意义分别是什么?且本次进博会的规模和成交量还超过上一届。如何从今年十九届五中全会对于中国的“十四五”规划的角度理解这次进博会的意义?

何伟文:进博会正常举行并不奇怪。如果今年停办倒是奇怪。因为中国已经控制了疫情,具备举办大型国际活动的条件和能力。没有必要看成重大意外。本届进博会的成功举办,再次证明中国经济率先复苏给各国企业带来巨大商业机会,对处于全面衰退的世界经济也带来了新的希望。

日本是中国近邻,中国是日本最大贸易伙伴。受疫情影响,日本最大出口市场美国进口严重下滑,因此日本企业希望在中国找到更多销路。

五中全会确定的双循环,内循环为主,强调扩大国内消费需求,同时积极扩大开放,进博会在这两方面都起到重要作用。

多维:“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加快数字化发展。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我们注意到,本次进博会,专门设置了技术装备展区,同时展出“旧基建”所要用到的先进大型装备,和5G,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等涉及“新基建”的核心技术。那么在十四五规划之下,新基建和旧基建将将如何协调布局?它们对于“双循环”有什么样的意义?

何伟文:新旧基建都是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缺一不可。新基建中,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非常关键,但其中包含了很多旧基建(如5G基站,新能源车充电桩都有很多是结构施工)。通常所说的旧基建如电厂,又有很多数控设施。二者如何分布,要根据具体地区具体发展规划,不一概而论。也不必过分强调哪些是新,哪些是旧。

多维:疫情触发了全球对于供应链的反思,包括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对供应链过于依赖中国表示了担忧,在您看来,中国应该如何应对供应链外移的压力?

何伟文:迄今为止不存在系统性的产业链外移。局部的如一些国家提出医护产品产业链放到国内,是合理的。个案迁移也始终存在。但并不构成系统性、全面性的外迁。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实际利用外资同比增长2.5%。全年正增长已成定局。而据联合国贸发会议预计,今年世界跨境直接投资将下降40%。这一比较就清楚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