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8年谈判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11月15日完成签署。该协议包括东盟10国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因15个成员国总人口、经济体量、贸易总额均占全球总量约30%,该协议因此被冠以“全球最大的自贸协议”之称。

在过去几年里,多边主义多被质疑,而今,疫情又冲击了各国经济。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RCEP的签署对于地区经济的整合还是全球经济复苏都有着标志性的意义。舆论肯定RCEP时又不可避免地联系到了不在这个协议之中的美国。

被肯定的RCEP

卫报》用了“历史性的”(historic)一词来形容RCEP的达成。“亚洲组成了全球最大的贸易组织”,路透社如此评价。布兰代斯大学国际金融学教授佩特里(Peter Petri)表示:“以某些标准衡量,这是历史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全球约30%的人口得到了覆盖。”

按照佩特里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普卢默(Michael Plummer)的估计,RCEP将使全球经济规模增加1,860亿美元,使其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加0.2%。

并且,汇丰亚洲经济研究联席主管纽曼(Fred Neumann)表示:“从全球角度看,RCEP协议表明,尽管其它地区已变得更加怀疑,但亚洲仍在继续推进贸易自由化。”

11月15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出席RCEP签署仪式,身后的国旗非常醒目,这与其他国家领导人签署时有着鲜明的对比(点击图集浏览):

澳大利亚、日本和新加坡等国领导人也都肯定了RCEP。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声明中称:“我们的贸易政策是为了支持澳大利亚就业、增加出口机会、维护一个更为开放、有着强大产业链的地区。澳大利亚20%的就业依赖贸易,在澳大利亚和地区开始在新冠肺炎疫情重建之时,RCEP协议将是至关重要的。”

印尼贸易部长苏帕曼佗(Agus Suparmanto)表示,此次协议将有助于印尼从疫情复苏,并有可能在2021年至2032年期间使其GDP增长0.05%。他还补充说,RCEP在批准5年后可能会使出口增长11%,投资增长22%。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梶山弘志称,日本也期待该协议成为本国后疫情时代经济的催化剂。

新加坡贸易部长陈振声则认为该协议将使参与国的出口更具竞争力,并为中国和该地区国家创造一个一体化的市场。

美国该怎么办?

在成员国一致认为RCEP将带来利益之时,西方舆论在关注这一话题时也提到了美国。《纽约时报》直接给出了《中国领导的贸易协议签署了,是给美国的一个挑战》的标题,在承认这一协议覆盖了22亿人口,比以往任何一个区域自由贸易协定覆盖的都多的同时,又称“有可能帮助中国进一步巩固其作为周边经济主导力量的形象”。

路透社也认为这是一个“中国支持却将美国排除在外的组织”,该报道提到,在华盛顿参与亚洲事务受到质疑之际,RCEP可能会更坚定地巩固中国作为东南亚、日本和韩国的经济伙伴的地位,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指中国)在塑造该地区贸易规则方面处于更有利的位置。

美国没有参加RCEP,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上台第一天便退出了TPP(跨太平洋伙伴伙伴关系协定,后改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在有关亚太地区的两个重要地区贸易协议上都不见美国的身影。此时,正值美国政府过渡时期,被认为是赢得大选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会采取何种贸易政策还不得而知,《华尔街日报》认为该协议的签署对拜登来说是一个考验。

彭博社援引专家的分析称,RCEP是否会改变地区格局,使之有利于中国,取决于美国的反应。目前,仍不能确定的是拜登团队如何应对贸易协议,是否会重新加入TPP。

有关拜登政府会否重新掉头加入TPP 一事,《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提到,拜登曾说,他将推迟任何新贸易协议的谈判。他希望把精力集中在控制疫情、复苏经济,以及投资美国制造业和技术上。这似乎预示了拜登政府重新加入TPP的可能性比较小。

路透社的分析也是持类似看法:拜登不太可能再短期内加入TPP,因为拜登政府将不得不优先处理国内的疫情。美国商会亚洲副主席弗雷曼(Charles Freeman)表示:“不确信会有太多的关注放在贸易上,包括第一年或者之后重新加入(TPP),因为要关注疫情。”

再者,在一些贸易专家看来,RCEP的签署表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不会等美国。欧盟也在加快步伐进行贸易谈判。随着其他国家签署新的协议,美国出口商可能会逐渐失去市场。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贸易和国际政治经济高级研究员希尔曼(Jennifer Hillman)对《纽约时报》称:“尽管美国目前的主要焦点是国内问题,包括需要遏制疫情和重建经济和基础设施,但我不敢担保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会等美国理顺了国内事务后再说。”

美国导致的结果?

在舆论看来,RCEP今天的签署有着美国的因素,比如路透社就认为,对中国来说,这个包含美国众多盟友的新组织是特朗普退出TPP带来的“意外之喜”(a windfall)。在它们看来,美国的“消失”给了北京以“可乘之机”。

的确,如果不是特朗普上台后退出TPP,如果特朗普不是执意推单边主义、执意与中国乃至越南、日本这样的国家打贸易战,RCEP的推进可能不会如此之快,或者说RCEP的一些国家可能并没有如此迫切的需求来推进RCEP。

但这只能说是特朗普起了“催化剂”的作用,而非决定性的作用。RCEP的存在并不是为了对抗美国而设立的。现实是,提出建立RCEP的是印尼,2012年的正式谈判是在柬埔寨,2013年讨论条款在文莱,2016年发布联合声明是在菲律宾,2019年参会国领导人集体到场是在泰国,2020年签定协议主场是在越南。可以说,几乎所有的重要节点、会议、宣言都是在东南亚国家。与美国当年要借TPP制定贸易规则不同,中国并没有将其看做是自己说了算的一个协定。

之所以中国被聚焦在于中国的体量。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RCEP众多成员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更是全球100多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这样的一个庞大经济体是任何组织不能忽略的,与之协商或者签署的贸易协议都会引发关注。印度未能参加RCEP后,各方仍在“拉拢”,可以想象,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与美国退出的TPP又有何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