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1月12日晚,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高级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宣布,他将在今年年底前让自己“下岗”。卡明斯一直被视为约翰逊左膀右臂,也是“脱欧”等重大事务的核心参与者。

  卡明斯为何在此时突然宣布辞职?关于他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众说纷纭。

  疑似泄密+谈判分歧:辞职事件的催化剂?

  据《金融时报》和英国广播公司(BBC)13日报道,卡明斯本人表示,他将在今年年底前辞职。该声明让许多人怀疑,他的辞职是否与近日英国政府内部的紧张气氛有关。

  据报道,有英国政府高级官员称,卡明斯和约翰逊的传媒总监李·凯恩(Lee Cain)被怀疑泄露了上周英国政府实施防疫“封锁”计划。虽然两人都予以否认,但在约翰逊有意任命目前担任首相府首席发言人的詹姆斯·斯拉克(James Slack)接替凯恩的职位后,凯恩已于11日辞职。

  一位政府核心人士告诉《金融时报》,泄密事件是一切事情的催化剂,约翰逊认为,是泄露封锁计划的“爱说闲话的老鼠”(chatty rat)迫使他做出了任命斯拉克接替凯恩的决定。

  也有传言称,卡明斯的离开是因为约翰逊即将在与欧盟的英欧未来关系谈判中作出妥协。此前,英国与欧盟的“后脱欧”谈判一度陷入僵局,双方互不让步。英国与欧盟在10月22日重启谈判后,负责英国“脱欧”事务的欧盟首席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11月4日在社交媒体上坦言,双方在一些问题上仍存在“非常严重的分歧”。眼看12月的最后谈判期限已近,欧盟与英国均呼吁对方做出妥协,努力达成协议,而卡明斯和凯恩正是约翰逊“脱欧”强硬立场的推动者。

  然而,卡明斯12日否认了这一说法:“今晚关于谈判的谣言是捏造出来的,对任何知道唐宁街10号发生了什么的人来说都是滑稽可笑的。”

  “现代版罗伯斯庇尔”的“文官改革”

  唐宁街10号到底发生了什么?《金融时报》指出,卡明斯早在他今年1月的博客中就对辞职一事有所提及,如果真是预先计划好的辞职,倒也不必大惊小怪。

  卡明斯在博客中写道,自己渴望招募“不合群和古怪的人”加入唐宁街10号。他写道:“我们想提高政府效率,在一年内会有大量的人被解雇,我的作用也会变得不再重要。”

  卡明斯的这一构想被称为“文官改革”,包括一系列人事变动、合并现有部门以及改变文官选拔标准等措施。今年9月1日,约翰逊任命年仅41岁的西蒙·凯斯为英国最高级别文官,BBC称这意味着文官制度的彻底改革即将到来。卡明斯则表示,这场改革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主导这场改革的卡明斯被英媒称作“现代版罗伯斯庇尔”,一个“致力于改造社会的理想主义者”。

  现年48岁的卡明斯毕业于牛津大学,曾长期辅佐时任教育大臣迈克尔·戈夫(戈夫现为内阁办公厅大臣)。他坚决支持“脱欧”,坚信离开欧盟对英国更有利。

  卡明斯自认为有别于英国“精英阶层”,他不爱出风头,交友不多,但具备出色的细节策划能力,尤其擅长揣测选民心理。

  2016年,卡明斯担任“脱欧派”政治运动负责人,与同样力主“脱欧”的约翰逊结成同盟。约翰逊2019年就任首相后立即对卡明斯委以重任,任命他为自己的首席特别顾问。值得一提的是,卡明斯提出的针对“脱欧”的“Take Back Control(夺回控制权)”口号和约翰逊竞选首相时的“Get Brexit Done(搞定‘脱欧’)”口号十分相似,都直击人心。

  因此,虽然并非民选公职人员,但卡明斯是公认的促成英国“脱欧”和帮助约翰逊赢得2019年议会选举的幕后策划者。有英国媒体甚至称,约翰逊团队的谋略工作全靠卡明斯,他在内阁的地位仅次于首相。

  在今年5月,英国疫情形势严峻,卡明斯被曝违反“居家令”却获得约翰逊力保。英国最大反对党工党的多名议员要求卡明斯辞职,执政党保守党内部也有声音反对卡明斯继续留任。然而面对如此大的压力,卡明斯明确表示自己“从没考虑过”就此事提出辞职,约翰逊也对此闭口不提。

  媒体认为,这一事件充分说明卡明斯在内阁乃至英国政坛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部分内阁官员则担心,约翰逊支持卡明斯的违规行为严重削弱了政府公信力,可能引发政治危机。

  BBC评论称,尽管约翰逊掌控议会大多数席位,但对他判断力和领导力的质疑已经出现,“加上新冠疫情带来的空前挑战,疑云只会挥之不去”。

  人事矛盾与权力的游戏

  《金融时报》指出,卡明斯的辞职或许不单单是预先计划好的步骤,也是一场有关权力的斗争,他与约翰逊因为人事问题早已经产生了矛盾。

  据报道,卡明斯的盟友李·凯恩的辞职其实还有内幕。凯恩曾是《镜报》的记者,与鲍里斯·约翰逊共事多年,与卡明斯也关系亲近,他最早在“脱欧”公投期间参加“投票脱欧”(Vote Leave)运动,还在约翰逊因不满前首相特雷莎·梅的“脱欧”方案而辞职时坚持为他无薪工作。

  然而,一些厌倦了唐宁街10号“功能失灵”(dysfunctional)的保守党议员表示,希望约翰逊能与“脱欧”团队解除捆绑。

  也有多种迹象表明,“脱欧”团队正在瓦解、权力逐渐消失。一名政府顾问告诉《金融时报》,团队里很多人都闷闷不乐,“情况一团糟”。报道称,为了保持对首相的“控制”,以及担心新的首相幕僚长人选会直接威胁到自己的权力,卡明斯做出了最后一搏:由于亲密盟友凯恩实际从事幕僚长工作已有一段时间,卡明斯希望能让凯恩正式获此头衔。

  但知情人士向英国《泰晤士报》爆料,约翰逊未婚妻卡丽·西蒙兹(Carrie Symond)和自明年1月起将主持首相府电视发布会的发言人阿利格拉·斯特拉顿(Allegra Stratton)等人反对凯恩正式出任首相幕僚长。

  在约翰逊彻底拒绝让凯恩担任幕僚长后,凯恩宣布辞职。

  这是约翰逊第二次在重大的人事问题上与卡明斯出现分歧,上一次是对首相府女发言人阿利格拉·斯特拉顿的任命。

  斯特拉顿现年39岁,曾先后供职于英国《卫报》、英国广播公司和英国独立电视新闻公司。由于英国内阁大约四分之三阁僚为男性,英国媒体7月披露,约翰逊有意招募一名女性发言人,以扭转外界对他“不喜欢女性官员”的印象。斯特拉顿今年出任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的战略沟通主管,按照《泰晤士报》的说法,约翰逊认为她协助推高苏纳克声誉,因而选定她为首相府代言人。斯特拉顿今后将直接向约翰逊汇报工作,但卡明斯反对这一任命。

  斯特拉顿还表示自己希望培养一种不那么对抗性的风格,而所谓的“对抗性的风格”,显然将矛头指向了之前卡明斯所在的“脱欧”阵营。

  “约翰逊和卡明斯之间的信任没有了。”一位政府内部人士向《金融时报》表示。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