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程凯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孙鹏 金惠真】继加英德澳等西方国家领导人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通电话后,12日,一直强调希望能在新政府上台后与美国巩固双边关系的日本首相菅义伟及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先后获得与这位民主党人沟通的机会。日韩领导人与拜登的通话内容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其中日媒特别提及,拜登明确表示“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条的适用对象”。而韩媒注意到,拜登强调“韩国是印太地区安全与繁荣的关键”,这被解读为“是在间接邀请韩国加入美国主导的旨在牵制中国的印太战略”。

  据《朝日新闻》12日报道,菅义伟当天与拜登进行的首次电话会谈持续约15分钟。除表示祝贺外,菅义伟在通话中着重强调强化日美同盟的重要性,表示为推进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希望与美国展开合作。拜登对此表示同意,并称“尖阁诸岛是《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条的适用对象”。此外,两人就强化日美合作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气候变化等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课题达成共识。菅义伟还寻求拜登帮助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质问题。

  通话结束后,菅义伟对媒体称,“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电话会谈。关于(我)访美的时间,今后将适时调整。”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12日在谈及拜登有关“尖阁诸岛”的表态时称,“这说明在印太地区日益严峻的安保环境下,下届美国政府也会继续加强日美同盟的遏制能力。”

  日本媒体对菅义伟与拜登的首次通话给予高度关注。《东京新闻》称,菅义伟在通话中直接称呼拜登为“美国下任总统”,说明他或许有意建立与拜登的私人关系。不过,日本时事通讯社认为,与G7成员中的英法德领导人相比,日本政府(现在才通话),反应太慢了。针对拜登有关“尖阁诸岛”的表态,《日本经济新闻》认为,这反映出,日本与美国新政府在对华政策的合作方面,将首先从确认安保大原则开始。“拜登尚处于赢得大选阶段就如此明确表态,可以说较为罕见。这向国际社会传递了即使美国政府更迭,也不会降低对华施压的信号。”

  一名了解日本时政的分析人士1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拜登在尚未正式被认定当选总统的情况下,急于表态“《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条适用钓鱼岛”,是在安抚菅义伟政府对日美关系可能发生变数的担忧情绪。美国当前正处于大选后结果尚未确定的混乱状态,拜登作为老成持重的建制派政治精英,深知第一时间就《日美安全保障条约》适用对象问题作出承诺,无异于给菅政府以定心丸,并为今后在亚太政策上获得日本的全力配合提供信任担保。但拜登为日本背书的错误言论,将给东亚地区的稳定带来消极影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日就有关问询回应说,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固有领土。《美日安保条约》是冷战产物,不应损及第三方利益,更不应危害地区和平稳定。 

  在菅义伟之后,韩国总统文在寅12日也与拜登进行了约14分钟的通话。双方谈及韩美同盟、朝核、新冠肺炎疫情等问题。文在寅强调,韩美同盟在过去70年已成为半岛维持和平与繁荣的基石,韩方将同美方紧密沟通,以发展面向未来的韩美同盟关系,实现半岛无核化及永久和平。拜登表示,将与韩方紧密合作解决朝核问题。他还强调:“韩国是印太地区安全与繁荣的关键,美国将继续履行对韩国做出的防卫承诺,并与韩国紧密合作解决朝核问题。”

  韩联社就此表态分析认为,除想强调韩美同盟关系外,拜登其实是在间接邀请韩国加入由美国主导的旨在牵制中国的“印太战略”。韩国《中央日报》称,美国最早用“关键”来形容韩国和韩美同盟,是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特朗普执政期间较少使用该词。美国此前一般用“关键”来描述美日同盟关系,奥巴马对韩国使用该词被解读为“韩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价值和重要性提高”。韩媒认为,拜登此次重新用“关键”一词来形容韩国,对韩国来说是个负担。韩国News1新闻网还提到,拜登十分重视美日韩三国合作,但他与文在寅通话时,并未谈到韩日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与日媒一样,韩媒也觉得本国总统与拜登通话“慢了”,“晚日本一步”。对此,青瓦台一名核心人士解释称,“谁先通话不重要。”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