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亚洲盟友敦促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避免重复奥巴马(Obama)政府的战略失败。目前拜登已开始着手修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四年总统任期内造成的外交损害。

外界对拜登抱有很高期望,认为他将领导美国远离特朗普任内特有的与传统安全盟友打交道的方式,这种带有交易和高压色彩的打交道方式削弱了美国在亚洲地区作为一个军事合作伙伴的声誉。

但亚洲各地的官员和专家担心,如果目光短浅地只关注国内问题,将导致美国忽视一些紧迫问题,比如金正恩(Kim Jong Un)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中印之间的边境冲突。

还有人担心,美国若采取缓解美中紧张局势的措施,可能会削弱其对台湾的承诺以及对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军事扩张的反对。

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亚洲事务专家鲁乐汉(John Delury)警告称,“头等重要的”国内议程——包括带领分裂的美国走出新冠疫情——可能意味着,朝核谈判等问题将不再是优先事项。

鲁乐汉说:“这将是一个错误。拜登将不得不在朝鲜问题上采取主动,因为朝鲜问题不可能自动解决。”

在10月的最后一场总统辩论中,拜登批评特朗普赋予金正恩合法性,并称金正恩是“恶棍”。他表示,只有这位朝鲜独裁者同意“削减其核能力”,他才会与其会见。

鲁乐汉表示,美国有重新陷入“战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的“危险”。这是指饱受批评的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策,在该政策下,美国与朝鲜几乎没有接触,这使得金正恩得以在核武器技术方面迅速取得进展。

特朗普政府时期,台湾与美国保持着自1979年美国政府将外交承认的对象从台北转向北京方面以来最密切的关系。与此同时,中国对台湾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军事压力。中国一直声称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

一些台湾官员担心,拜登政府可能会寻求缓和紧张局势,从而对北京采取更宽松的立场,牺牲台湾的利益。

台湾执政党立法委员王定宇(Wang Ting-yu)表示,台北担心美国可能会调整对中国的看法,即不再视中国为威胁、而只视作一个竞争对手。

王定宇表示:“对美国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外交转变,但对台湾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在新德里,官员们希望拜登将比奥巴马政府更积极参与地区事务,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在整个地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所带来的挑战。

印度外交部政策顾问阿肖克•马利克(Ashok Malik)表示:“如果拜登成为总统,他将踏进一个与奥巴马2008年进入的亚洲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是一个更加现实的世界,一个更加严酷的世界。与12年前相比,中国和亚洲总的来说都变得更加现实。”

对拜登政府来说,东南亚可能会成为另一个爆发点。美国7月份发表了一份强硬声明,称中国对南中国海的大规模海上声索是非法的,美国还更加频繁开展海空军行动,这些表明特朗普政府加大了赌注,与中国在该地区展开公开的军事竞争。

特朗普强硬的政策是在奥巴马多年不采取行动之后出台的。然而,尽管特朗普好斗的做法加剧了与中国的紧张关系,但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声索国仍未获得任何好处。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