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4日中国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一通剑指中国金融监管的犀利演讲之后,先是《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11月2日出炉,继而临近上市的蚂蚁集团11月3日被叫停,11月10日“双11”前一天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反垄断新规)。马云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已经遭受三记“重拳”。

马云在2020年10月24日犀利发言的风波仍在激荡。(VCG)

前两记“重拳”的各方舆论已经稍稍降温,第三记“重拳”袭来又搅起一番波澜。马云、阿里巴巴、蚂蚁集团、天猫购物网站等相关方势将遭受新一轮冲击。不过,除了暂停蚂蚁集团上市的第一记“重拳”,后两记“重拳”并非只是针对个别人或个别企业,而是布政于特定的行业,针对特定的问题。只是马云相关方恰好皆受波及。

按照反垄断新规所称,其出台目的在于“预防和制止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降低行政执法和经营者合规成本,加强和改进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监管,保护市场公平竞争,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促进平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当天,中国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澳门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的发言明显与此有关。他表示,“当前科技创新在催生巨大动能的同时,也给社会治理和全球治理带来巨大挑战”,“人工智能颠覆传统产业”,“引发结构性失业”,“互联网科技巨头掌控大量数据和市场份额,形成垄断抑制公平竞争”。

为之助阵的一些媒体进一步举例如“平台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滴滴涨价、美团提高小商家抽佣等行为,也有媒体翻炒中国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早前一段讲话称“互联网巨头垄断对创新伤害巨大。对付小公司先抄,就做一模一样的产品投入资源,通过交叉补贴,摁死小公司。不行就挖人,很多公司不声不响就死掉了,影响年轻人创业。”

另有数据显示,腾讯与阿里巴巴通过近年5,00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08美元)至6,000亿元规模的投资并购,分别构筑了10万亿市值的生态圈。相比之下,上海市地方政府控制的上市公司总市值为2.8万亿元;深圳300余家上市公司总市值11万亿元。中国前30大App,7成隶属两者旗下。

因此,如果说阿里巴巴有垄断嫌疑,其他一些存在类似行为的互联网巨头也有垄断嫌疑。而新近发布的反垄断新规也就不会只是针对阿里巴巴,而是针对所有相关平台经济领域的垄断行为。

当然,反垄断新规的面世与前两记“重拳”的时间相隔不远,显得有些巧合。与但其说是源起于马云的不太友好的发言,不如说是起因于互联网巨头的金融化与垄断化已经对经济秩序的安全与活力构成了越来越严峻的挑战。中国相关部门“惊醒”之后,急急忙忙“亡羊补牢”。

中国此次发布的反垄断新规,其实已经落在了很多发达国家后面。在此之前,美国和欧盟都已采取措施,限制包括亚马逊、谷歌、脸书和苹果等互联网大公司的垄断地位。可见,这是一种正常的规制经济行为的管理政策,而与政治制度的差异无关。

“独木不成林。”尽管反垄断可能会使一些互联网巨头的行为受到限制,增长势头可能受挫,但对其所在的行业而言却是利好信息,其实最终也会有益于这些互联网巨头的长远发展。

不可否认,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互联网平台的出现,给中国民众的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和实惠,由于减少了中间环节,降低了中间成本,因此也促进了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中国政府也不可过多干扰市场运作,管住自己“看得见的手”,避免出现“一管就死”结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