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看来,特朗普(Donald Trump)决心提起法律诉讼,让2020年的美国大选增添了不少变数,由于本次大选被台湾媒体紧锣密鼓地报道,亦吸引了台湾民众高度关注。对此,《多维TW》于当地时间11月12日举行了“多维导读系列37”,邀请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严震生担任主讲人,以其在美国多年的经验,通过对当地政治、历史、文化来探讨这场万众瞩目的美国大选,以及美中台三角关系的可能变化。

台湾学者严震生受《多维TW》邀请,主讲美国大选后的中美台各自关系。(李虎门/多维新闻)

“刚刚乘车过来,都听见台湾的司机也在谈论特朗普,”严震生开场即说明了台湾人对今次美国大选关注的程度,可以说是“人人疯”。尽管如此,严震生仍强调他的个人结论并认为“特朗普要翻盘的机率仍是低的”。

严震生说,虽然现在有些州的票数还未算出,但其实都不影响结果,毕竟这些票差距大概有一万多票,“大家都知道重新计票顶多改几百票,大概不太容易翻盘,佛罗里达州人口跟台湾差不多,有一次只差500票可以去拼,差个两万票真的不容易改,这是现在的状况。”

至于台湾社会与媒体现在传出许多有关拜登(Joe Biden)所属的民主党政营“作票”的报道,严震生认为这些都是“假消息”,他进一步援引过去在美国生活经验指出,“自己在美国待了20年,曾出庭帮法院翻译,并看了美国的陪审团制。譬如,法官都会向被抽到参与陪审团的公民表示,不能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不能看电视、不能看新闻媒体报道等,反倒要认真听关系人的证词。这群美国公民相当认真,且遵守法官的要求。换作是台湾人,大概就不会理会,所以,严震生认为,选举出错可能会有,但发生所谓的‘系统性作票’,是不可能有。”

换句话说,严震生认为,特朗普要翻盘是不可能的。“拜登现在至少有279张选举人票,相当有机会达到上次特朗普赢得的票数306张。当然,特朗普可能会难过,因为他认为拜登是史上最烂的总统候选人,输了可能有点不好意思”

至于台湾社会全面性的关注此次美国大选,严震生说,主因在于“我们都认为特朗普上任之后,对台湾关系处理相当积极”。但另一方面,其实美国的做法有历史路径依赖支撑。他表示, “在1980年代,美国当时市场上让利给台湾许多,台湾对美出口曾占总值50%,出口币值也因应台湾经济发展,给予相当优惠”。正因如此,台湾相当遵从美国的想法,“美国希望台湾走市场经济、民主化,台湾都照做”,结果却是美国与北京建交。

严震生认为,美中台三方就好比圣经中有段故事,“家里有个老二在外挥霍,老爸还在想念老二,一回来就对他很好,老大每天在家里规规矩矩甚么都没得到,台湾就像老大,中国大陆就像老二。中美以前多不合,还是选择跟他建交,以致造成后来台湾又被孤立。”

不过,自特朗普上任后,可明显发现美台关系成为台湾官媒誉为“史上最佳”时刻,甚至还出现美台可能复交的消息。严震生提醒,“只有蓬佩奥(Mike Pompeo)等人是真心将台湾当模范,特朗普则是把台湾当买主。”尤其,“点开特朗普的推特(Twitter),从没提及台湾民主等价值,却可发现提到台湾,即感谢‘台湾军售’”。

再者,美台是否可能复交,严震生进一步提及过去美中建交的历史经验,称“美国在1955年与中国大陆在瑞士日内瓦接触,并于1958年起举行固定的华沙会谈。随后1971年美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秘访北京、次年尼克松(Richard Nixon)访问中国大陆与周恩来发表《上海公报》、双方互设联络办事处、到1979年双方关系正常化,前后时间达1/4个世纪。”

换句话说,严震生认为,“美国若要和台湾复交,或许不需要20多年的谈判,但是它该如何处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难道仅是特朗普一个人可以决定的吗?我们当然可以不切实际地做这个想定,但恐怕也要花个10几年。”

目前中美的严峻关系,有无可能因为拜登上任后迎来改变?严震生从中美交往经验开始谈起,他说,“一开始,中美双方非常负面对立,后来美国在战略上考虑对抗苏俄,紧接着,又发现中国大陆贫困且还在发展阶段,是有机会成为一座美国的‘大市场’。”

所以,严震生反问现场听众,“中美(关系)到底是甚么?”严震生说,一开始是敌手、后来变成对手、变成对抗苏联的一张牌,后来要求中国大陆变成负责任的国家,然后变成‘FRENEMY’,亦即是朋友又是敌人,但在特朗普上台后,讲了一句最聪明的英文,‘他说中国在强暴我们’,所以现在才会是对手。”

尽管中美因为特朗普上台后,步入交恶,但仍改不了中美“共生”的关系。严震生表示,“中国大陆的3C产品跟制造业到美国,特朗普说美国都被取代了,但美国消费者却很爽,他买到的东西很便宜。同样的案例放到台湾乃至两岸关系上也是同样道理,台湾就算不喜欢中国大陆,但还是从中赚了很多钱。”严震生强调,双边关系本质并非“零和游戏”。

也因此,对比特朗普与拜登个人性格,严震生指出,“特朗普是一个非常随性的人,他随时会中断。但拜登却相信通过‘对话’解决问题,所以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的交恶问题有可能会慢慢恢复。”

接着,严震生回过头来谈拜登上任后的“美台关系”,严震生指出,“过去特朗普对台湾的‘好’,拜登不至于会改变;同时,假使拜登的政策是让美国回到国际社会,并让中美关系重回对话机制,拜登有可能通过与北京谈话附加一些人权议题,这点对台湾再次重返国际社会是有说服力。”

但是,美国会否协助台湾进入国际组织,严震生认为,“美国再如何帮忙,都不如北京的态度”,或可以说,“台湾要加入国际组织最短的路径不是经过华府,而是经过北京。”严震生最后如此强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