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美国对中国施加影响力的巨大新领域现在会一直存在下去,”他说。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说,这一命令是迈向金融脱钩“真正起作用”的第一步。不过他说,这对“中国为军事和情报现代化提供资金的能力基本没有影响”,因为中国在这些目标上并不依赖美国资本市场。

该命令依据的是《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该法案赋予总统广泛的商业监管权力,以应对美国面临的不寻常的特别威胁。总统凭此法采取的其他一些措施——如试图封禁中国社交媒体服务TikTok和微信——也面临法律挑战,并被美国法院(至少是)暂时叫停。

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C·奥布赖恩(Robert C. O’Brie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举“旨在保护美国投资者,避免他们无意中为增强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情报机关的能力提供资金,它们不断通过网络行动瞄准美国公民和企业”。

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也对此举表示欢迎,他曾提出立法,禁止与军方有联系的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

“中共对美国资本市场的利用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构成了明显且持续的风险,”他说。“今天的举措也为美国的未来政策打上了一个明确的标记,那就是我们永远不能把中共和华尔街的利益置于美国的劳动者和散户投资者之上。”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