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赢得了2020年的美国大选,却输掉了拉丁裔选民之争。拉丁裔选民的转向大大减小了拜登在佛州(Florida)和得州(Texas)的赢面,而这两个州又恰恰是民主党认为有希望“翻蓝”的州份。竞选期间,包括民主党内部竞选战略分析师在内的不少分析人士对拉丁裔选票去向感到忧虑,认为拜登没有在这个群体当中获得足够的支持。从结果来看——尤其是几个关键摇摆州的出口民调(exit poll)来看,这些忧虑确实成真了。

早在大选开始之前,拉丁裔选民对于本届大选的重要性就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从数据上看,2020年有3200万拉丁裔选民拥有投票权,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此前根据2000年以来拉丁裔选民的增长情况,预测拉丁裔选民将超过非裔,成为白人选民以外占比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此外,其数据还显示,有三分之二的拉丁裔选民聚集在五个州份,而当中三个州——得州、佛州和亚利桑那州在今年均为潜在的摇摆州。

得州、佛州之失

根据爱迪生研究公司(Edison Research Center)2016年和2020年佛罗里达州的出口民调,从族裔上看,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收获的白人选票的差距大体不变,但拜登在拉丁裔选票上损失重大。希拉里四年前在佛州赢下65%拉丁裔选票,特朗普仅赢得29%。而今年这一比重变成52%(拜登)对47%(特朗普),相差不过5个百分点。与佛州的出口民调数据所呈现的形势类似,两位候选人在得克萨斯的选票差亦大幅降低。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地区拉丁裔选民的背景不尽相同。拜登在佛州损失较大的主要是以古巴裔选民为主的迈阿密-戴德郡(Miami-Dade County),其次为南佛罗里达聚集着委内瑞拉裔和哥伦比亚裔人口的选区。而在得克萨斯州,特朗普收获的则是位于南部与墨西哥接壤的乡村地区选民的选票。

2016年,希拉里赢得了拉丁裔选民共65%的选票,特朗普仅获29%。图为希拉里的支持者举著用西班牙语写著“有希拉里在的美国”的标志。(Getty)

被拜登忽视的“拉丁议题”

但只要回顾拜登的竞选活动,就会发现选票的流失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从进行共和党内总统候选人开始至大选结束,拜登没有面向拉丁裔选民发表哪怕一次重要的讲话。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的调查显示,对拉丁裔选民而言,经济、医疗保障和新冠疫情是最重要的三个议题。后两者作为拜登此次竞选的核心议题,拜登确实在竞选广告、各种场合的演讲中作为重点反复“推销”,但却并没有专门针对拉丁裔人口进行拉票。

但实际上可被用来攻击特朗普政府、为拜登拉票的“拉丁裔议题”比比皆是:在美国2800多万没有医疗保险的人群中,超过三分之一为拉丁裔;且拉丁裔是此次新冠疫情受难最严重的群体——根据卫生研究机构Salud America的数据,全美接近三分之一死于新冠肺炎的人为拉丁裔,而拉丁裔民众仅占总人口的19%。而造成高死亡人数的一个重要因素便是有着大量拉丁裔工人的肉类食品加工工厂,而特朗普在疫情期间强制这些工厂继续运营,并向这些企业保证政府将保护他们、无须承受法律责任。但拜登团队却没能将这些重要的竞选讯息传递出去。

10月29日,拜登在佛州参加竞选活动,图为拜登在当地接受记者采访。(Getty)

姗姗来迟的投入

不过,这种“冷淡处理”的背后或许有不得已的原因。受疫情的影响,拜登本次竞选基本以避免人员聚集和亲临现场的方式进行,当特朗普隔三差五就在佛州进行一次大规模的集会时,拜登只能在线上举办活动。今年5月拜登曾与拉丁裔美国民众同盟(League of United Lation Americna Citizens)合办一场线上活动,谴责肉类食品包装工厂环境恶劣、无法保障工人安全。但这场活动最终线上流量有限、媒体亦报道不多。

但是,除线下活动外的许多其他竞选途径也没有被充分利用。据《华盛顿邮报》今年9月的报道,包括与拜登较为亲近的盟友在内,不少人对他对拉丁裔选民的“漠不关心”感到不满,认为他没有在竞选早期就开始在西班牙语媒体上大量投放广告,且和西班牙语新闻机构进行的采访也不够多。

随着外界持续几个月的批评和民调数字的下滑,拜登终于在距离大选仅两个月时开始试图追赶,在佛州的一些来自波多黎各的民众聚集地与拉丁裔选民进行互动。一位拉丁裔国会议员在接受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匿名采访时表示:“我看不出来他们(拜登团队)在拉丁裔社群上的竞选策略是什么。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有(针对拉丁裔的)策略。”

11月1日,离大选还有两天之时,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机场举办集会。(Getty)

特朗普的主动出击

相比之下,特朗普在拉丁裔选民上的策略就清晰的多。他利用对拉美国家的外交政策吸引选票,并将民主党和左翼的标签捆绑在一起。

据佛罗里达国际大学(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FIU)对古巴裔美国人的政策观点的调查,许多在迈阿密戴德县的古巴裔美国人虽然反对特朗普对移民的限制、降低美国企业向古巴的投资等政策,但有三分之二支持其对古巴左翼政府的措施。此外,特朗普在去年一月向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Maduro Nicolas)出击,承认反对派领袖瓜伊多(Juan Guaidó)为总统,又在三月瓜伊多试图发起军事政变时做出支持的表态——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向马杜罗政府做出过如此强硬的表态。由于上届大选以来,佛罗里达州的委内瑞拉裔选民数量大幅增长,这一措施很可能是为了争取委内瑞拉选民支持之举。

与此同时,特朗普还利用各种机会——电视广告、集会和各类访谈,将拜登与左翼威胁的标签捆绑在一起,利用拉丁裔选民的恐惧来激起反对民主党的情绪。他在选前接受了在新移民之间极富影响力的古巴裔Youtube网络红人Alexander Otaola的采访,采访最后,Otaola还警告他的观众提防民主党的左翼倾向,而这个视频最后得到了极其广泛的传播。来自FIU的社会学教授Guillermo Grenier认为,特朗普的反左翼信息在许多拉丁裔选民之间形成了共鸣,由此为他赢得支持。

特朗普在任内在涉及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的政策上采取的措施十分强硬。(Getty)

希拉里的前竞选战略师Jess Morales Rocketto指出,拜登竞选团队似乎并没有把拉丁裔选民当做赢得选举的必经之路,这也就是为什么拜登团队对拉丁选票予以足够的重视。然而,此次大选拉丁裔选民的支持下降虽然还没有给拜登造成致命的伤害,但足以引起警惕。

相比起其他族裔人口,拉丁裔社群构成尤其偏年轻化,当中61%为在35岁以下。这就给拜登和民主党带来新一代拉丁裔选民转向的问题。今年民主党总统初选的唯一一位拉丁裔候选人、前城市与住房发展部部长卡斯特罗(Julian Castro)表示:“(许多人说我们)对于这个正在壮大的社群没有予以足够重视,如果让这种论调成形,未来多年我们都会面对(这个群体的支持)日渐式微的危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