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前驻教廷大使杜筑生,于当地时间11月13日在天主教辅仁大学净心堂举行“台北、梵蒂冈、北京复杂的三边关系”演讲,以其曾派驻教廷担任大使近五年的资历与经验,分析当前上述三边关系之下的现实需求。

杜筑生曾任台湾外交部常务次长,并在2004年至2008年派驻教廷担任大使,期间曾逢2005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Sanctus Ioannes Paulus PP. II)追思弥撒,陈水扁成为首位出访教廷的台湾总统;他一共与三位教宗见过面,是台湾少见的教廷事务专家。

杜筑生指出,台湾驻教廷大使馆位在协和大道上,是从天使堡前往圣保禄教堂途中最先看到的旗帜,他也讲解,教会、教廷与梵蒂冈,乃是三位一体,1929年意大利与教廷签订拉特郎条约(Lateran Treaty)创建梵谛冈城国,教皇国才从此消失,也因为有了梵谛冈城国,教廷才被承认是主权国家。前(廖士锋/多维新闻)

演讲一开始,杜筑生就表示,许多人认为台梵邦交即将结束,但是他认为要有乐观的信心,若从宏观角度来看台北、梵蒂冈、北京的三边关系,“事情不如我们想象的这样子危险”。

教廷外交要义:“宗教自由”

首先,从梵蒂冈的角度来看,杜筑生表示,他曾经当面请教教廷外交部长,教廷外交能否用一句话解释?对方回答,对教廷来说,没有比“宗教自由”更重要的了,杜筑生指出,“因为教廷重视宗教自由,所以教廷跟中华民国外交维持到今天,还要继续维持下去”。杜筑生更表示,他曾接触过的许多教廷政要,并没有成为昨日黄花,至今“还是台面上重要人物”,他非常了解他们的想法。

在“宗教自由”目标之上,教廷也持续奉行其“一个中国政策”。教廷驻华大使馆(Nuntiatura Apostolica in Sinis)1952年迄今一直在有着宣教自由的台湾台北,亦即至今立场仍是认为在台北的中华民国政府代表中国,也鼓励台湾的教会扮演两岸当中“桥梁教会”的角色。

但是,中国大陆有数千万天主教徒,教廷不可能放弃对他们的关切,使其成为“失去牧羊人的羊群”,所以也会持续跟中国大陆接触并对话,包含双方于2018年9月22日签订《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力促中国大陆能够逐步实现宗教自由。

续签协议 不影响梵蒂冈与台湾邦交

2020年10月22日,中共与梵蒂冈续签主教任命协议。杜筑生分析双方的诱因,一方面是出身耶稣会的现任教宗方济各(Franciscus)认为“积小步可成大步”,愿意持续与中共对话,而中共也能从与续签协议得到国际形象的加分。

杜筑生表示,直到中共在宗教自由方面符合教廷的期待,教廷才会把驻华大使馆从台北搬迁至大陆,但这段过程还很长久。(廖士锋/多维新闻)

但对于中梵台的外交关系,教廷则一再对外宣称协议不涉政治,也显示教廷与北京之间仍有矛盾未解。杜筑生认为,教廷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并没有真正的危机。

尽管杜筑生表示,在中国大陆宗教自由没有符合梵蒂冈期望前,教廷不至于与台湾断交,但演讲结束后,多维新闻记者也询问,为何近年民进党政府多次面邀教宗访台,却没有得到实践?杜筑生回应,全世界200多个国家,教宗不可能到每个地方,其次是因为教廷要跟中共对话,“如果教宗到台北来的话,中共会马上把对话切除”,天主教会照理不应该讲政治,但脱离政治的话什么事情都做不出来,而很多枢机都会来台湾,返回梵蒂冈时也会报告台湾的情况,教宗对台湾不至于没有了解。他并补充,其实教宗一直很想去俄罗斯访问,但也因为各种因素仍未能成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