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周四,香港立法会不同寻常地准时开会。

几个月来,这些会议一直不能准点开始,因为立法会中的泛民反对派要求点名,他们几乎没有其他办法来阻挠北京支持的香港政府制定的议程。但在四名议员被剥夺席位后,反对派议员都辞职了

剩下的亲北京立法会议员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开始审议一项关于停车位的法案,并讨论了流感疫苗。反对派只能站在立法会外面进行最后的抗议,他们挂起了两幅批评香港行政长官的条幅,几分钟后,在安保人员来摘下之前,又将其取下。

这个场景浓缩了香港的新政治格局,反对派几乎完全被摧毁。亲北京的议员们已经在准备哪些政策可以在没有任何障碍的情况下快速通过,而亲民主阵营则对下一步行动不知所措。这种不平衡使政府让一些有争议的提案获得通过几乎已成定论,比如赋予住在中国大陆的香港居民投票权。

今年夏天,中央政府对香港实施了港区国安法,帮助平息了那里的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引发了关于香港未来的广泛不确定性。立法会反对派的崩溃只是对已陷入困境的香港民主运动的最新打击。在实施国安法后的几个月里,香港立法会曾一度是香港正式、合法异见的最后堡垒之一。
周四,民主派议员在递交辞呈后举行了记者会。左起:黃碧云、吴志伟、尹兆坚和林卓廷。
周四,民主派议员在递交辞呈后举行了记者会。左起:黃碧云、吴志伟、尹兆坚和林卓廷。 Jerome Favre/EPA, via Shutterstock

现在,随着北京日益加紧对香港的控制,人们不清楚还有哪些抵制渠道。双方阵营的人都想知道,集体辞职会是一种有效的抗议形式,还是相当于单方面解除武装。

“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是个错误,但这是他们自己决定的,”曾担任香港行政长官的梁振英说,他直言不讳地支持北京。“我认为他们在野的时间会很长。”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