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规定香港立法会议员须有“爱国爱港”的基本原则,包括不能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

并且,今后香港立法会议员参选者和现任者都须遵守这一原则,有四位现任立法会议员被剥夺资格。而后香港民主派议员集体总辞。

从占中、到反修例、再到港版国安法,大陆与香港不变的矛盾仍是那一套——“爱国、遵行一国两制本就是香港应当奉行的”与“北京的手能伸多长”这两者的拉扯。中共认为在一国两制之原则下整顿过去立法会乱象是应当,香港年轻人则在网上喊着“香港已快一国一制”。就现实情况而言,香港离“一国一制”还真有些距离,但香港社会对于北京“伸手进来”太不信任、又莫可奈何。

什么当管、管的尺度是多少,两地各执一词,短时间也难调和,北京在一些层面未来也仍会介入(不管香港社会多不满)。然而,在此次香港不小的风波中,过去一年多不断“撑香港”的台湾社会,却反应冷淡。

香港反修例风波之后,中共通过港版国安法,陆港两地矛盾仍难消弥。(Reuters)

香港当前,不仅是立法会几乎只剩建制派、且有大量议席没有人,更是深深影响往后香港民主派的路线。西方主流媒体虽然在忙着看美国大选,许多仍分神报道香港、或批评北京介入香港民主。

然而台湾媒体报道后,在社交媒体上反响并不热烈(甚至可以说是冷淡),台湾陆委会措辞非常严厉,表示中共“印证了其一国两制毫不尊重民意,现在已形同褪去羊皮的狼,肆无忌惮地侵害港人应有权利。”然而观察台湾脸书社团及相关新闻的传播数量,相比2019年时的反修例及港版国安法出台之时,明显冷上太多。

主要原因,可以从6月港版国安法通过后,台湾掀起“如何救援香港人”之讨论热潮说起。7月1日, 港版国安法生效首日,台湾因应香港局势开设的“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举行揭牌典礼。然而重点仍摆在香港学生来台、香港人才来台等“台湾本来就有”的既定政策上,并没有台湾社会注意的所谓“政治庇护”,也被质疑雷声大雨点小。

直至今日,办公室成立四个多月,这中间社会有对“若大规模香港人来台如何安置”、“就业问题”、“房价是否更高”等议题零碎讨论,但久而久之声音越来越小。这两日国民党立委质询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成立至今,辅导多少港人”,陈明通对这问题的回复是,港人来台就学增加50%。这“成果”并不会让大家多兴奋。

提起“台湾撑香港”,在台湾社会的想象是“被中共迫害的政治难民”,但与此同时,社会又有种种现实的考量,也知道对香港议题,实际能帮助的确实有限,停留在嘴上及网上居多(这点台湾社群网站上不无讽刺声音)。香港议题,在港版国安法落地、没有太多回旋空间之后,逐渐趋于冷淡。

但是,对香港议题的逐渐冷感,并不会减少台湾对于中共的警惕。在“中国议题”上,台湾与香港社会仍有太多情绪上的共鸣。

“香港已经如此了,更要守住台湾”,这恐怕已经是港台两地青年的共同心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