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的结果基本已经尘埃落定。随着票数渐渐明晰,美国主流媒体已经宣布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获胜。这位新总统当选人的对华政策是中国以及全球华人都关注的议题。那么,谁将会成为拜登对华政策团队重要的智囊团成员?

从大选前夕,至拜登胜选后,《美国之音》、《澎湃新闻》、独立媒体“思想潮”、国际关系智库“海国图智力”等媒体纷纷刊文,推测拜登入主白宫后的对华政策智囊团。这些媒体和智库不约而同地提到了7名核心成员:布林肯(Antony Blinken)、沙利文 (Jake Sullivan)、赖斯(Susan Rice)、鲍尔(Samantha Power)、坎贝尔 (Kurt Campbell)、拉特纳 (Ely Ratner)和多尼隆(Thomas Donilon);“思想潮”和“海国图智”还提到了拜登身边的新生代力量,包括卡尔(Colin Kahl)、何瑞恩(Ryan Hass)和麦艾文(Evan Medeiros)。

下面是每一位人员的详细介绍:

布林肯(Antony Blinken)

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先后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和副国务卿。2020年任拜登竞选团队中任高级外交政策顾问。

2002年至2008年,布林肯担任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民主党的幕僚长,成为拜登在外交方面的得力助手。

布林肯反对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他认为,美国与中国“完全脱钩”是不现实的。而美国首先需要把自己置于一个更有实力的地位,以保证美国的安全与繁荣。

沙利文(Jake Sullivan)

沙利文也担任2020拜登竞选团队的高级政策顾问。

他是民主党内的一颗“政治新星”。希拉里(Hillary Clionton)任国务卿时,他担任她的副幕僚长和政策规划主任。希拉里卸任后,他成为副总统拜登的高级安全助手。

沙利文认为,在美国负责任的管理下,美国和中国有能力在日常紧张局势之外建立建设性的关系。他曾表示,“一个强大、繁荣、按规则行事的中国非常符合美国的利益。”

赖斯(Susan Rice)

在奥巴马时期先后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和国家安全顾问。

赖斯认为,中国将持续崛起,在可预见的未来将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同时也仍然相信,美国依然是世界的领导者。她说,在美国明智的领导下,能够管理好这个世界,其中有快速发展并继续繁荣的中国。

鲍尔(Samantha Power)

早在奥巴马担任伊利诺伊州参议员时,鲍尔就是他的顾问。奥巴马任总统时,她先后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和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可以说是奥巴马的亲密幕僚。

鲍尔认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使得西方联盟四分五裂,因此希望无论谁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重要的事情就是恢复对美国的信誉。

坎贝尔 (Kurt Campbell)

也是奥巴马的核心幕僚之一。此前曾担任美国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

坎贝尔认为,中美之间存在许多分歧,但是两国之间应该是“竞争但并不带来灾难”的关系。

坎贝尔提出,美国的目标应该是在四个关键的竞争领域——军事、经济、政治和全球治理——与北京建立有利的共存条件,从而确保美国的利益,同时又不会引发美苏对抗所特有的那种威胁感。

拉特纳 (Ely Ratner)

2015至2017年间任副总统拜登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此外,他也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担任专业工作人员。

拉特纳的观点与坎贝尔类似,也不认为中美之间的竞争是一次新“冷战”。因为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中国是它最大的贸易伙伴,而盟友也没有完全站边美国,因为它们想从中国和美国同时得到安全与利益。拉特纳提出了一种“差异化”竞争,针对不同的议题,美国采取不同的策略。

虽然已经离开政府,现在智库工作,但拉特纳在本次大选期间,仍然为拜登提供“非正式的外部建议”。

多尼隆(Thomas Donilon)

多尼隆的兄弟麦克(Mike Donilon)任2020拜登竞选团队的首席策略师。

他在2010年至2013年间担任奥巴马政府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多尼隆认为,中美之间确实存在竞争,但是特朗普使用了错误的方法。采用防御性策略遏制中国的崛起是没有用的,唯有使美国自己复兴,才能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Tom Donilon)于2011年11月22日在华盛顿特区的布鲁金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上发表了关于伊朗核计划的会议。 会议的标题是“伊朗与国际压力:对阻碍伊朗核计划的多边努力的评估”。 (Getty)

卡尔(Colin Kahl)

2014年10月至2017年1月,卡尔担任奥巴马总统的副助理和拜登副总统的高级国家安全顾问。

卡尔认为,中国一直在寻求通过其“一带一路”的倡议来建立影响力,在从发展到互联网治理等问题上推广其自己对国际机构和规范的愿景,并坚持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模式和数字治理模式作为治理国家的手段。

何瑞恩(Ryan Hass)

2013年至2017年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部主任,为奥巴马总统和白宫高级官员提供政策建议。在此之前,他也曾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担任外交事务官员。

何瑞恩认为,虽然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中美两国的利益变得越来越不相容,但是如果美国继续寻求在亚洲保持安全、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力,只需要防止中国主宰该地区,而不必强制与该地区的一些国家结盟,以免会让这些国家产生抵抗力。

麦艾文(Evan Medeiros)

“亚太再平衡”的核心缔造者。担任奥巴马总统亚太地区的首席顾问,负责协调美国在外交、国防政策、经济政策和情报等领域的亚洲政策;此外,麦能熟练地使用中文读写和交流。

麦艾文曾在杂志上刊文,称中美竞争加剧是由结构性竞争和周期性驱动因素导致的。结构性竞争包括亚洲的崛起、不同的安全利益、经济、技术、治理理念等;周期性因素主要源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

可以看出,拜登的中国幕僚,很大一部分都在奥巴马-拜登时代从过事外交事务和国家安全事务工作。他们是具有专业主义的精英,这意味着未来四年,美国的对华政策将会是基于更理性的考量,而中国可能要面对美国丢出的更加难的外交题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