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执政后,中美关系何去何从备受关注。有美国学者认为,拜登如何让盟友愿意联手抗华,是一大挑战。此外,美国前官员认为,重拾“平衡竞争与合作”的对华政策,无法有效对付中国。

德国之声11月11日报道,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资深国防研究员葛莱斯曼(Derek Grossman)称,不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印太战略会出现明显变化,即使有任何变化,都只是风格上,而非本质上的改变。而拜登的外交政策或聚焦在印太地区加强与盟国的合作关系,在该地区遏制中国势力扩张。

随着拜登赢得2020年美国大选,拜登与中国的交往又再度被关注(点击大图浏览):

美国《华尔街日报》也报道称,曾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处理亚洲事务的外交官、目前就职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的拉塞尔(Daniel Russel)表示:“拜登与其同僚正在讨论两件事,第一是向盟友、合作伙伴以及志同道合的国家(民主国家)示好;第二是确保我们的政策和战略植根于共同的价值观。”

不过,美国前国防部官员、学者唐安竹(Drew Thompson)认为,拜登的“联合盟国”战略在印太或遭遇困难。

唐安竹指出,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有缺陷,但其执政团队已经认清,当抵抗中国与印太地区盟国的利益没有帮助时,美国很难通过联合盟国遏华,而这将是拜登面临主要困难之一,即能否通过向盟国施压、或是更强硬的外交手段,让盟国愿意联手抗华。

拜登10月受访时称,为美国带来最大威胁的是俄罗斯,中国是最大的竞争者。唐安竹认为,若拜登想同时处理太多问题,或应接不暇,因此团队必须决定愿意承担哪个地区带来的风险,可能必须向北约(NATO)盟国施压,要求他们分担更多对抗俄罗斯的责任,并同时在印太与盟国建立更强联盟来对抗中国。

除了与中国对抗,拜登团队也曾表态愿意与中国在特定领域合作,唐安竹认为,北京可能在双方正式合作前,列出一些条件要求拜登团队接受,例如减少与区域盟国的军事合作,但这不符合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利益。

唐安竹还认为,重拾奥巴马时期“平衡竞争与合作”的对华政策,应该无法让拜登有效对付中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